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堂商店街-可以充當番外的子供物語XD


 枝頭的鳳凰花正在開花,而幼稚園裡每個大人都重複說這是我從幼稚園畢業畢業的時候。每當此時舅舅總是擔心的看著我,嘴裡不斷的唸「要是小學的老師態度不好要跟舅舅講」,「不想穿制服就說一聲,要轉去哪裡都可以」之云云,直到澄哥哥忍不住喊他親馬鹿引來一陣抗議為止。

 趁著舅舅和澄哥哥拌嘴時我溜了出來,直線跑到翼哥哥和雅哥哥的早餐店和紗璃姐姐的服飾店所在的街口。要是沒猜錯的話,此時的翼哥哥正用著他那萬年不變的臉無奈的對被澄哥哥稱為「這種時候就很像小孩子」的舅舅嘆氣,想說為什麼舅舅會變成這個樣子,這是他上回趁舅舅沒注意時對我說的。

 早餐店的門被拉了下來,所以雅哥哥和平時會在裡面的清哥哥大概趁空閒跑去玩了。從我站的角度看不見紗璃姐姐,所以應該是在二樓對之前才興高采烈的現給我看的設計草稿加以攻擊。

 這樣實在不怎麼好玩,我本來還更期待的。

 北台灣熱得嚇死人的太陽將我給曬得昏昏沉沉,就連以往被梳得死緊的,頭上的兩條辮子感覺也是鬆鬆散散,裝飾用的緞帶將脖子搔得很癢。

 路人對我投射詫異的眼光——大概又是因為今早舅舅幫我換上的衣服——白色的蕾絲在黑色的裙襬邊緩慢飄動,像是對於炙熱的氣候發出無力的抗議般的懶散。有時候我真不知道舅舅在幫我買衣服時是在想甚麼,照似風姊姊的說法是因為舅舅沒審美眼光,雖然說這句話時立刻被舅舅一句「異議あり!」給打了回去。

 不知為何的風突然大了起來,不斷往正面撲的氣流把早就開始鬆開的頭髮給吹得更亂。

 嗯?

 因為感覺到垂在肩上的頭髮而反射性的一抓,這才發現原先被舅舅綁得漂漂亮亮的緞帶居然被風給吹得不見蹤影。

「那是智嵐哥哥上次給我的……」嘟嘴。

 喜歡的東西就這樣的不見了,要高興也實在很難。

 只好再去纏智嵐哥哥了,不過上回去纏他時被舅舅給小唸了一下,說是看智嵐哥哥那個樣子不倒店就不錯了,不能害他破產。後來當我將舅舅的話完整的轉述給智嵐哥哥時,他的臉在瞬間黑了下,然後又被苦笑給代替。

 沒辦法,只好先回去讓舅舅幫我綁頭髮吧。

 我轉身想用最快速度跑回舅舅開的書店,但在那之前被一個聲音給叫住。

「妹妹,」一隻手搭在我的肩上,手的主人笑吟吟的看著我,另一隻手握著我那早以為不會回來的緞帶:「這是你的緞帶嗎?」

 

===

 

 媽媽說她不要我了。

 這是個秘密。我不應該知道,因為舅舅打死不提這件事。舅舅以為我忘記了,或者連我也以為我忘記了這件事,因為當媽媽說這句話時,我還很小很小。

 現在的我還是很小一個,站在舅舅旁還不到他的腰,但至少沒有以前那樣一抬頭就會有舅舅是巨人的錯覺。聽過我這樣說的人皆異口同聲的說那是舅舅太高,只是從舅舅那我還是沒得到任何反應,所以還無法決定說到底是哪方面對。

 因為從我的角度看出去,幾乎每個人看起來都像棵樹。

 就連現在站在我面前的這位哥哥也一樣,只是他的身高沒有舅舅那麼誇張。

「這麼漂亮的緞帶要保管好喔,弄丟的話緞帶可是會哭的。」

 緞帶會哭嗎?

 如果弄丟的緞帶會哭的話,被媽媽丟掉的我為什麼還沒哭呢?

「真不可愛,至少笑一下嘛。」他笑著用手指戳了下我的臉頰,感覺很奇怪卻不討厭:「你家在哪裡?這樣隨便在街上亂跑是很危險的喔。」

「那邊。」我伸手指向舅舅的書店的位置,會說那是家是因為我們住在三樓,而且入口只有書店大門和偶爾才開一次的後門:「那是舅舅開的書店。」

「我送你回去吧?你的舅舅應該在擔心你了。」

「不行,你繼續跟著我的話,等一下會被變身的舅舅以『擾亂天堂商店街平靜』的理由處私刑喔。」

 他看著我的表情相當的意外,不知道是因為他認為我只是想一臉正經的講不好笑的笑話,還是貨真價實的實話,畢竟很少人能理解,為什麼每週日早上七點三時固定在TV Asashi出現的超級戰隊居然會在我們的商店街有分部,而且舅舅正是其中一員的事實。

「…好、好吧。那,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尉遲平若。」

「好特別的姓。」他笑著拍了拍我的頭:「哥哥我是伊倉 渡馬(いくら とうま)。

「賭馬哥哥?」我話一出他的臉立刻黑了一半,比舅舅在知道我告訴智嵐哥哥他講的話後的還要黑。

 說到舅舅,仍在書店門口的他背後卻出現了似鬼神的東西,背景是原先正在櫃台結帳的翼哥哥正在思考要不要像上回一樣提一桶水潑過去。

「是渡馬喔,妹妹。」

「知道了,賭馬哥哥。」

 無視他整個黑掉的臉,我轉過身對著已經亮出變身器的舅舅跑去。對不起,我知道應該要唸渡馬,可是,這樣喊比較好玩嘛。

 撲進了舅舅的懷裡,我似乎有看見舅舅的背後有天使奏聖樂的錯覺。

「平若你的頭髮怎麼鬆掉了?」

「他自己鬆掉的啦,還有這個,」我把緞帶遞給舅舅,「這個是剛剛那個大哥哥撿到還我的。」

「——那個人啊。」舅舅的話不知為何的停頓了一秒半:「你有問他的名字嗎?」

「是伊倉賭馬哥哥。」

「賭…賭馬?」舅舅的表情好像上回電玩上被年糕噎死的……一旁的翼哥哥忍不住轉過頭偷笑。

「是啊,是賭馬(とうま)哥哥~」

「平若———————」然後舅舅的聲音將整條商店街給填滿。


 

等有空再繼續寫好了,雖然說平若的個性不是很好抓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