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DA─青春小少年憂鬱日記(一)


「老師老師老師───」


人未到聲先來,儘管呼喚的這麼急促,老師仍然想裝作沒聽見繼續整理桌面上凌亂的座位,直到小男孩用力的拉了拉,只好假裝被嚇到的回眸一笑。

 


Tony,怎麼啦?」老師摸摸小男孩的頭。


小男孩受盡委屈的皺起眉頭,哭音道:「剛才上課的時候,Eden亂親人家啦!」

老師學他皺眉起來,捏捏小男孩的臉蛋。


「這又沒有關係。」說著,迅速的偷親了小男孩一口。「你看,老師也親了你啊!」


「可是Eden是男生,老師是女生啊!」小男孩嘟起臉抗議著,完全沒注意到老師趁機抱起他,又偷親了一下。「這不一樣、不一樣啦!」


「哪裡不一樣呢?難道Eden是外星人嗎?」老師正聲道。


「不是……」小男孩想說些什麼,但卻又被老師打斷。


「男生是人、女生也是人,」小男孩看著老師奇怪的笑容,有些困惑。「所以老師能親你、Eden也可以囉!」老師笑笑的摩蹭了他的臉。


這論點似乎是對的,可總覺得有些奇怪,小男孩搔了搔頭,仍然想不出個所以然,轉個彎想想老師都是對的,所以親親應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好囉!媽媽來了。」


小男孩從老師的腿上跳下,回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嗯!老師再見。」


老師送走了小男孩,準備轉身收拾回家時,有個罐子貼、不、是直接敲上她的額頭。


「余心樂小姐,你在摧殘國家幼苗嗎?」投罐人受不了的按住額頭。「假如人家小弟被吻上唇、甚至被人上了該怎麼辦啊~~」


「咦、知墨你怎麼會過來啊?」


余心樂笑著起身,笑臉迎人,完全無視知墨怒氣滿滿。突然,她發現新大陸的衝去抱住他旁邊小巧的人影,順便光明正大的親了一口。


「小緯緯,你也來了啊!」


「是啊,樂姊。」


子緯似乎已經習慣了余心樂的親親招呼,爽朗的笑著,但知墨卻不怎麼高興的抱住子緯,雙眼瞪住笑得甜甜的余心樂,然後吻了下子緯剛剛被親的地方,絲毫沒有注意到有個小小身影在門後,偷偷探出了頭,又縮了回去。


余心樂不是滋味的噘起嘴,說:「我的口水又不髒,不必消毒吧!」

 

 


「樂姊,口水加口水更髒喔。」子緯提供正確常識中。「理想的清潔方式是,不能過度使用清潔劑或消毒水,清潔劑選擇『去污力』最好是較溫和者。另外,不要動不動就洗臉,清潔的頻率不宜過高,動作不要太用力,最好以手或柔軟的布來清潔,毛巾要每月更換,以免棉質纖維變粗,傷及肌膚……」


「喔……」余心樂拿出筆記本紀錄中。


見兩個邏輯奇妙的人,知墨無奈的大嘆一口氣。拜託!這只是在『宣示主權』而已,怎麼會扯到清潔去了。


見他們越聊越沒完,知墨打斷道:「子緯,你到底來找樂姊做什麼?」


「差點忘了!」子緯驚呼。「樂姊~~幫我一個忙~~」


無法抵擋小正太攻擊的余心樂立刻回道:「只要我能力所及都OK。」


「今天墨墨要跟我去我家吃飯,可是你知道我哥他……」子緯拉了下知墨顯得太過率性的拼布上衣,和破得性格的前藍色牛仔褲。


「呵呵……」余心樂無奈的陪笑,拿起背包裡的手機。


看他們兩個的表情,知墨心中莫名的火了起來,他,徐知墨的穿著可是會帶領著時下年輕人流行的風格,這人是有什麼意見嗎───


「對了,這件事情你怎麼不找莞月呢?我記得他的眼光還不錯……」


東 莞月!知墨的心中響起了警報。


「不、不不不行───」知墨的怒火已經具現化,直燒到天花板。「你敢找那個制服狂,我一拳擊昏你!」


要不是兩手都被子緯抓住,依照知墨言行一致的風格,大概余心樂飛出去,陳屍補習班的景象已就歷歷在目了。


「先找個司機來幫忙好了……」余心樂撥著號碼,抬頭給知墨和子緯一抹放心的眼神。「放心吧,我不會找跟你哥感情太好的人的。」


「喂!心樂、我開車就行了吧。」對於飆車相當有心得的知墨不悅地說。

 

 


余心樂和藹的微笑道:「雖然你有車,但是也不好意思讓你載……」


「樂姊,你可以老實說怕他飆車飆太快。」子緯嘆了口氣,小聲地說。


「嗯?」余心樂疑惑的眨了眨眼,「啊!到了!」


順著她的眼神望去,一台纯黑色的積架似乎以時速過百的速度,轉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穩穩的停在他們面前,子緯赫然驚覺,樂姊真的只是不好意思而已。

從高級黑頭車下來了一位身著全黑的少年……

不、仔細一看應該是少女吧?

 

 


「小夏,抱歉要你過來幫忙,剛才一路沒事吧?」余心樂對從積架下來的人關心道。


「沒有。」夏東籬推了推一成不變的黑框眼鏡。「上車吧。」


知墨跟子緯到後座就位,而余心樂很習慣的坐到前座,迅速的扣上安全帶,抓住窗戶上的把手,這讓在後面的兩人心中頓時有股不安。


「好了嗎?」


沒等他們回答,夏東籬將手煞車按下,油門立刻用力踩到底,讓人可以很清楚的聽到油門的哀嚎,還有引擎嗚嗚怒吼聲,接下來打到D檔後,伴隨的是不斷攀升的車速、以及眾人的心跳速度。


有必要這麼痛恨油門嗎?余心樂嘆了口氣,將夏東籬擱在音響下的煙熄掉。


「你很討厭煙味?」


夏東籬瞥了眼,余心樂拿起放在旁邊的一包煙,取出一跟煙剖開,湊上鼻子聞了聞,她只是不喜歡點燃的尼古丁味,可說萬分厭惡。

 

 


「我喜歡菸草味,聞起來挺安定神經的。」


「可是,心樂你不是不準別人在你面前抽的嗎?」知墨想到之前被斥責的經驗,疑惑地問。


「所以說我只喜歡菸草味。」余心樂笑了笑,把菸捲回原樣。「小夏,麻煩你開到『universe』喔!」


「……你確定?」夏東籬疑惑的挑起眉。「他的眼光很挑的。」


「呵,相信我。」余心樂眨眨眼。「總是會有辦法的。」


「什麼辦法?」


一開口,子緯馬上捂住嘴,頂峰時速和剛吃過的晚餐加起來,讓他快要吐了。


「子緯,別說話。」知墨將他抱進懷裡,輕撫他的背。「閉起眼,慢慢呼吸。」


「謝謝。」


望著後照鏡所反射出來的粉紅色光芒,余心樂默默嘆了口氣,想起自己沒辦法跟暗戀的人有結果,就有點小失落,可這也讓她莫名其妙的加入了偵探社,而且還很幸運的結交這麼多朋友,想想還真是所謂有失必有得,真是不錯!


「小夏,真的很幸運認識你。」她對夏東籬微微笑了笑。


這話讓夏東籬突然失了準,差點撞上前面的安全島。


「啊!好危險喔!」余心樂拍撫著胸口。「小夏,你要是累的話要直說喔!」


「嗯,我知道了。」她將方向盤打到底,倒退後又往前直開。


剛才的緊急煞車似乎對後面沒有影響,朵朵開著兩人世界的小花相當旺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