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堂鬼債行──夏東籬 - 03.



(開頭有重複一點上次的內容,方便連接這樣,以下內容。)


  五、天堂偵探社 Ⅱ


  穿著呼延馨因為「這樣比較有感覺」語尾還附帶愛心而不得已換上的黑制服黑西裝黑領帶,夏東籬跟著另外一位天堂偵探社的成員,戴著手套站在疑似謀殺案發生的現場。
  看著對方玩弄著死在地上的屍體,夏東籬倒是有些心不在焉。
  這間偵探社比她想的更能夠碰觸些禁忌的事情,而這正是她想要的,所以她待在這裡。
  但這個偵探社有著比全世界所有地方還要高出兩萬倍的同性戀比例,還有所有不該存在於這世界上的怪人。所以她雖然待在這裡,但卻覺得有種麻癢的焦躁感。
  「我送樣本過去。」轉頭看回眼前同樣是個怪人的同伴,夏東籬總算開口:「你是要怎樣?」
  「妳回來牽車時可以順便載我嗎──欸妳隨便問我就隨便說嘛。」對方──至今未提是因為現在她才想起,對方的名字是儒爾──露出一臉委屈,那種無言的指責在偵探社她看多了,免疫。
  算你識相。心裡如此回答的夏東籬瞇起眼睛,走向離自己的最近的水溝蓋,輕易地翻開後便縮身爬下,朝著已在地面上做好定位的天堂偵探社方向前進,對於地下水道已有基本認知的她一下子便回到了偵探社,將手中的樣本交給所有人口中的「通靈師」:夏寰宇。
  「──酒醉、心肌梗塞、想求救沒零錢打電話的組合。」輕佻的口氣,這個有著中文名字的英國人隨意一看一摸,立刻拍板定案。
  「所以這個屍體是咎由自取。」夏東籬知道這樣子在天堂偵探社就算結案,太無聊的東西大家都沒有興趣,而她基本上來說也是。
  「今天也麻煩您了。」媽的,浪費我腳程。邊在心裡暗罵邊將那包已經算是垃圾的東西精準拋進了垃圾桶,夏東籬轉身鞠躬走出天堂偵探社,將外面那個兩百億年沒清理過已經塞爆了的信箱整個拆下──當然是用她過人的腕力──後,拿進偵探社開始分類。

  垃圾廣告(怎麼投進來的?),丟掉。
  色情小廣告(問題同上),留給那些單身王老五。
  呼延馨寫給東莞月的情書,搞什麼幹嘛丟信箱啊?

  搞什麼結果信箱不是信箱是廣告發送兼愛情傳達小天使嗎?抓著手上的那些東西,內勤工作是負責整理信件的夏東籬忍不住捏皺了手上那張「020488980小咪穿著水手服等你喔~」。
  忍耐,忍耐。撫平手上那張寫著「02(後面省略)」的廣告,夏東籬深呼吸了幾次,繼續拿著拆信刀工作。

  總算有點正經的東西了。看著那些正常信件,夏東籬感嘆。

  電費繳款單。原來這裡的電不是偷牽來的。
  東莞月的私人信件,分類。

  「哈哈哈不要睡在我的膝蓋上啦──」

  給上官坦玄的委託,分類。
  沒有寫收件人的信,拆──恐嚇信,扔了。

  「禁止吸煙。」
  「為什麼?」
  「我是愛你才叫你別吸的,也不想想要是你早死了我怎麼辦……」

  混帳東西。夏東籬再也受不了耳邊噪音。沉著臉右手腕一翻,原先握在她手中的拆信刀,已經抵在衛青的鼻尖。
  「共事那麼久各位應該很清楚。」只是冷冷地說了一句話,但看見她表情的那三位愛人同志卻馬上知道自己惹她哪裡不快(由此看來明明應該是很有自覺,顯然方才是在自尋死路),立刻點點頭轉移陣地繼續去恩恩愛愛。

  這地方實在太可怕了。收回拆信刀繼續工作的夏東籬心中如此結論,沒有發現自己還是坐在這裡工作的矛盾。
  「哪哪,小夏覺得很討厭這裡嗎?」坐在一旁休息中的余心樂,看著悶著臉拆信的夏東籬問著。「同性戀這麼多……」
  「基本上。」細微地點點頭,夏東籬拆開指名寄給天堂偵探社的委託信,開始整理抄寫委託的內容。
  「基本上?」余心樂不懂這三個字的意思。
  抄完後將信件與謄寫內容訂在一起,夏東籬回答:「也有不討厭的。」
  「喔喔,誰?」對於向來擺著沉悶臉龐的夏東籬竟然如此回應,余心樂有些興奮地想要知道下文。
  「你。默家兄弟跟他們的女朋友還有老婆。夏寰宇先生。那隻狗。鄭紫同學。韓商先生。之類等等。」難得對這些人說出這麼長的話,所以夏東籬還沒把人名念完就停住了。反正她知道余心樂會知道她為什麼不討厭。
  「結果你還是討厭嘛……」發現對方舉出來的人都是社內少數非同志類的人,結果余心樂還是只得到夏東籬厭惡同志的結果。

  見余心樂沒力地轉回自己的位子上,夏東籬繼續低頭工作,卻在拿起一個大信封袋時慢下了手腳。
  因為是指名給偵探社的信,所以她就拆了。但她拆開後才發現不是一如往常的委託信,而是一份警局筆錄與口供。
  拿著手上的那份紀錄,夏東籬走向東莞月,站定後以眼神表達出她的疑惑。

  「關於這個呢,因為案子有我們的幫忙才會破嘛。熤影又是警察,加上熤影上面的傢伙我也認識了不少個,幫忙破案以後給個資料留底備分,應該不算太過分的要求吧。」手肘撐在桌上手掌支頤,東莞月笑得一點走後門的罪惡感都沒有。「那個資料你就裝訂好,收到那個櫃子的檔案夾吧。分類方式你打開櫃子就會懂了。」
  點點頭,夏東籬默默地拿著資料走回座位,心裡卻是在想別的事情。
  原來……可以拿到嗎?
  將裝訂好的資料拿到那個她一直不甚在意的大櫃子前,涮地拉開了櫃門,發現裡面都是按照時間順序排好的資料夾。
  將自己手中的資料夾放進櫃中,夏東籬看了看週遭的人,發現大家都對她的動作漠不在乎時,便將心神放回眼前的檔案櫃,看起眼前那眾多的檔案夾。
  四年前的資料、四年前的資料……眼神慢慢地搜尋著,耳邊傳來韓商一聽就很無聊的發言:「我說小夏啊,要不要告訴我你的秘密啊?我拿一罐憤怒的葡萄跟你換~」
  「你這麼想知道?」即使將大部分的精神放在資料夾的尋找上,夏東籬還是簡短的回話。
  「是啊是啊,告訴我吧。」韓商假聲假氣地請求,淺藍色的雙眼閃閃發光。
  「跟別人說過的可以嗎?」
  聽了對方的答覆,韓商不滿的噘起嘴來(但夏東籬必須承認,好看的人做這種死娘砲做的事還是好看):「不要。別人聽過的我沒興趣。」
  「……那好吧。我告訴你。」眼角的餘光瞥見韓商,夏東籬突然想起一個過去,也在此時發現了自己想要找的東西。
  「請說請說。我會幫你告訴大家的!」
  抽出資料夾後靠著櫃子轉身面對韓商,夏東籬緩緩開口:「我十八歲的時候,放話對賣槍給我的男人說,下次被我見到,我就要用槍操他的屁眼。」
  韓商一愣,再將視線放回夏東籬時,卻見對方帶著少有且淡至幾不可見的微笑低下頭看資料。
  想著這句話,韓商隱約覺得這句話只是普通的一句話(雖然從向來漠然的夏東籬口中而出,有點詭異),但配上對方那嘶啞的嗓音,竟有一種令他充滿反應(不要想太多,是腦神經反應)的感覺。韓商想了許久卻得不到結果,只好隨便地轉移話題:「那……你在看什麼?」


  「四年前的幫派火拼案件。」從資料夾中抬起的拒絕眼神直視韓商,夏東籬調開視線,再也不回韓商的話了。

  ※


  六、夏東籬 Ⅲ


  拎著早餐、書包還有筆記型電腦,夏東籬熟門熟路地摸進天堂偵探社,避開人型物體跟狗後踹開那個雖然鎖上但其實跟沒鎖一樣的門,然後走入自己的座位坐下。
  一大早的偵探社沒有人在,東莞月跟呼延馨也難得不把偵探社當他們的轟啪地點,夏東籬打開帶來的筆記型電腦,將昨天因為同學推薦而去百視達租來的片子放進光碟機裡,然後拿起桌上的盒子開始看起簡介。
  「無間道?什麼東西……」以前沒興趣,現在忙得沒時間看電影的夏東籬對這部片子並不熟悉,但發現影碟已經讀取完成的她還是放下了手中的盒子,將精神專注在電影上。

  而其實因為被狗追到絆到地上的巨大障礙後跌到水溝裡弄得一身濕的韓商,穿著浴袍頭頂浴巾一身清爽但嘴戴咒罵的走出專屬浴室時,第一眼看見的場景就是夏東籬盯著電腦螢幕哭紅了眼。
  「唷喔,小夏那麼早啊。看什麼東西看到哭啊?」姿態撩人地在沙發上坐下,韓商訝異於看見這個冷漠的同事第一次流淚。
  「……無間道。」擦了擦眼淚,正好第一片播放完畢,夏東籬退出光碟,有些抽噎地回答。
  「……你看無間道看到哭啊。」韓商現在更訝異於這個冷漠的同事竟然是因為無間道而哭泣。
  收起光碟關上電腦,夏東籬像是想起了劇情,眼淚又是一連串地落下:「……總覺得,不管是陳永仁還是劉建明,都很能體會他們的心情。」
  韓商嘴角抽搐了會兒,才拿起菸乾笑回答:「你連主角名字都記住啦。我只記得網路上那個搞笑版的。」
  「我已經會唱主題曲了。」走到韓商旁邊坐下,夏東籬執拗地覺得這樣對方就看不見自己的臉:「不,我不願意結束……」
  伸出手掌阻止對方,韓商開始覺得對方會不會是在捉弄自己:「不用不用,我知道你會唱了不用唱給我聽謝謝。」
  「……韓先生。」
  「哇靠不要那樣叫我有夠噁心。」摸摸手臂,韓商覺得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要掉下來了。
  「那,韓商。」
  「什麼事?」
  「想要做好人,有什麼錯嗎?」夏東籬一直盯著自己的手,彷彿那上面有什麼只有她才能看見的東西:「想要抹滅過去,有什麼錯嗎?」
  看著夏東籬,韓商倒是露出微妙的笑容:「我沒有想到你會跟我聊這種事。」
  「在這裡可以聊這種事情的人我想不多,你是剛好在的那一個。」望向韓商,夏東籬渴望得到答案。因為這問題她沒有問過別人。
  「我才不想回答你。要是害你人生出了什麼差錯要找我負責怎麼辦?」韓商一個美式聳肩,迴避掉夏東籬的提問:「自己想,不然去找別人。」
  嘴唇蠕動,還想要再說些什麼的夏東籬突然聽見「黃埔軍魂」的音樂,只好站起身走到自己的座位旁翻出手機接聽:「喂?」
  (是我,毛偉翔。)電話那頭的毛偉翔原本只是本能地自報姓名,卻在聽見夏東籬的聲音後追問:(你的聲音怎麼了?聽起來怪怪的。感冒了?)
  「沒,我剛在哭。」
  (你會哭?我第一次聽到你哭欸!你哭什麼啊?)他很驚訝,因為認識了六、七年,毛偉翔第一次聽說夏東籬的哭泣。
  「無間道。」
  聽到這個回答,毛偉翔的反應跟韓商一樣無力:(看無間道……哭屁啊?)
  「你管我。」瞇起眼,夏東籬因為可以想像對方在電話那頭的嘲笑樣而微慍:「找我做什麼?」
  (喔,對了,找你有事。)毛偉翔這才想起來,趕快接話:(我說你啊,你最近是不是在調查以前強哥那幫人跟我們的事情?我很久以前就說過了吧?「你不需要為這種事情自責,也沒有必要負責,跟你一點關係也沒有,這事情很危險不要碰」。你是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了嗎?)
  「那你也是老糊塗把我說過的全部忘記了。」夏東籬冷冷地接話:「『我覺得跟我有關係,你管得著?』」
  (夏東籬,你這個講不聽的死白目!)忍不住低吼,毛偉翔覺得通話中的這人現在跟以前一樣難搞:(我說──)
  「你來找我。」快速地,她打斷了他的話。
  (啥?)
  「我說,你來找我。」自顧自地決定,夏東籬開始念出來天堂偵探社的方法:「從我家門口那個水溝蓋爬下下水道後先右轉直走兩個路口後再右轉接著直走看到T字路口的時候左轉走過三個路口後就會看到門,一路上不要理那些路標也不要管那些破水管不要掉到水裡在門口不要踢到那坨人也不要踩到那隻狗,不照著做我不保證你的人身安全。」
  (喂喂喂,我為什麼要過去啊?還有那是什麼鬼地方?)有點無奈,毛偉翔雖然抱怨,但似乎還是打算與夏東籬見個面。
  「因為見面以後,談不攏我可以動手揍你。」閉上眼,她試圖壓抑情緒。

  「這裡是我打工的地方。有你……一直想瞞著我的東西。」


  (待續)※


---
繼續努力中,希望可以在開學前寫完~
這次有很努力的試圖搞笑,但效果好像有點不彰"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