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堂商業街--陸澄

就在某一個週一,早上十時多、天堂商業街上,從位於CD店Fragrance之上的寓所處剛剛傳出了一聲媲美鬼吼的慘叫。
隨之而來的一陣子寂靜帶著點點山雨欲來的味道,廣闊的臥室內漸漸響起略為低啞的話聲。 


「……阿步!步裘壬!給我起來!我已經遲到了!」
雙人床上,有著年輕外表的青年懊惱地試圖推開仍在睡夢中的戀人。不知對方在什麼時候跑來了自己的家又很自動地爬上了自己的床,還太可惡的把會干擾睡眠的鬧鐘預先關掉,最後在好眠中很順便地把熟睡的自己當作抱枕……「可惡你這傢伙越來越重了…」

沒辦法了,咬吧。
狠狠的一口咬在步裘壬的脖子上逼對方醒來,陸澄抬頭看見半睡半醒狀態的步裘壬一臉疼痛的神色總算覺得有點解氣了。

「…斑比,好痛……」步裘壬打著呵欠,想繼續抱著陸澄睡回籠覺卻被對方一把推開。掀開了的被子滲入一陣涼意,根本就懶得動的人順勢捲好被子,半瞇著眼睛欣賞著美男更衣圖。

「痛死你最好,那我就不用多養一個人啦…」趁著床上的懶鬼慢悠悠的動了那麼幾下的時間迅速漱洗完畢,陸澄匆匆忙忙的穿上西裝。

「斑比你好狠心〔淚〕」

「自找的。……喂坐起來幫我打領帶,今天要回公司上半天班,阿雲一定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誰都知道你不懂打也不會打領帶不是嗎…」依然不打算動的樣子好像越看越欠揍。「你公司的那個傅雲銳又開車來接你?」

「那我不做早餐了,一會叫阿雲幫我打也一樣。」抄起放在床前的錢包和手機,著裝完畢的陸澄轉頭又踏入浴室整理儀表。他再出來的時候,步裘壬已經離開了床鋪,手中拿著一條深灰色的領帶。陸澄會意的走到對方跟前讓步裘壬整理好敞開的衣領並俐落的打好領帶。
勾過步裘壬的頭淺淺吻在臉頰當作正式的早安吻,陸澄臉上漾開一抹微笑:「早餐吃沙拉好不好?」

「『已經遲到了』喔,斑比~」歡快的點頭,調笑似的腔調暗示著不言而喻的訊息。

「讓‧他‧等‧吧,反正都不是第一次了。」陸澄促狹一笑,「更何況和客戶定的會面時間本來是下午一點,他還以為偷偷改了來恐嚇我我會不知道…早回去除了陪他消磨時間之外還不又是教導新人,無聊得很。」

「真是任性透了…」步裘壬笑著搖頭。「這是堂堂經紀行合伙人應該有的工作態度嗎。」

「在旁邊推波助瀾的同謀說什麼啊,我本來的確是打算準時回去上班的。」掛好脫下來西裝外套準備到廚房動手做早餐,陸澄回頭催促,「去洗把臉等吃早餐吧。」

 

有一搭沒一搭的戮著碗裏的青菜沙拉,陸澄坐在客廳沙發盯著電視,肩膊夾著手機和傅雲銳聊天。看見步裘壬戴著慣常的黑色粗框眼鏡從浴室裏晃出來,陸澄很快就切了傅雲銳的線,把肩膊空出來給步裘壬枕著。步裘壬順理成章的靠過去,對枯燥的電視財經新聞不感興趣,乾脆換了個姿勢抱著陸澄,HUGO DARK BLUE淺淺淡淡的幽香霎時盈滿鼻間。早就習慣了重視儀表的情人身上的男用香水氣味,步裘壬親暱地以鼻尖磨蹭著陸澄深啡色的髮梢。

「別連動手吃個早餐也懶,賞臉吃吧?」雖然說著帶著訓斥意味的話,陸澄還是很自然地半側著身餵步裘壬吃剛做好不久的沙拉。「阿雲說我已經被你寵壞了…還說什麼我們兩個聯手虐待他這個紅娘準備讓他過勞死。」

步裘壬吃著他的早餐無所謂的輕哼。

「雖然說一開始沒有阿雲我根本不會去那個酒會、也不會見到你,不過他跟紅娘這個詞還是差了十萬八千里啦…我們之間有很多事都算是和他有關又其實和他沒關係。」陸澄那雙水汪汪的桃花眼忠實地反映出暗藏在字句背後的笑意,溫柔的像一泓清泉。「我偶爾會覺得阿雲很可憐啊,有我這個名義上是他下屬的合伙人。」

嚥下口中的沙拉,步裘壬不置可否的聳肩。「我家的斑比這麼厲害不停幫他賺大錢,傅雲銳有什麼好不滿的。」

「喂喂喂誰是你家的斑比?」陸澄挑眉,「從大清早開始就一直亂叫,就不能好好的叫我的名字嗎?連平若也懂得叫我澄哥哥。」

「不是斑比那就是小鹿。」他說。「這是我專用的愛稱啦,愛稱。」

「好想知道你這種偏差的個性是怎麼被教出來的,一定是台灣的教育中有某部分出了問題。」

「香港的教育就沒問題嗎…」〔被餵〕吃完自己那份沙拉,步裘壬咕噥著把頭枕著陸澄肩上又開始不想動了。

「哎不要睡啦,我快要出門了。」餵完步裘壬,陸澄才繼續吃自己的早餐。「交易部有點事要我回去處理,不過晚點就會回天堂街了。剛剛阿雲說我今天要見的客戶就是莫離,說不定很快就可以回來。」

模糊的鼻音算是代表「知道了」。

 


推開商業大樓底層那一道厚重的玻璃門,在離開靜謐的室內空間的那一刻,屬於都市的繁囂聲音從四面八方一鼓作氣的湧入陸澄的耳膜。一切都有很急促的感覺,有點難受,卻充滿著鮮明的生命力。他長長的歎了一口氣,彷彿從某個桎梏中解脫出來一樣。

陸澄是個喜歡挑戰自己的人,所以他並不抗拒在瞬間萬變的金融業界工作。在這個世界裏面充滿著無限的可能性,讓他享受期待下一刻會發生的任何事。他並不是全無敗績,但事實證明他才華洋溢,他與生俱來的尖銳分析和決斷力與日漸豐富的經驗令他在這個世界中幾近無往而不利。陸澄是理智的,並且非常擅長以這份理智為資本來放縱自己,在任性和理性之間反覆地測試著底線的位置來決定自己的步伐。

對陸澄來說,從學生時代玩票式的買賣外幣直到今日不時以投機性質炒賣股票,投資和投機都是很吸引的事。不過也許因為他喜愛自由,在公司的交易部或是其他部門工作,總讓陸澄覺得備受制肘;這一點直接導致陸澄決定以SOHO族的方式工作。有些人必須在強大壓力之下才能有動力發奮工作,但陸澄不是。只有在自己覺得舒適安逸的地方,他才能發揮出最高的工作效率提供最優質的財務策劃服務。

以毋容置疑的過人實力成為任職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後,陸澄一手掌握著公司過半數擁有巨額投資的大客戶為自己贏來了理想中的工作環境--因此,才有了天堂商業街的CD店,Fragrance。

獨自站在商業大樓門外,陸澄凝望著不停來去的車輛若有所思。好一陣子之後,他微微笑著拆開了領帶和衣領鈕扣,把那條灰色的領帶放在口袋,伸手截了一輛計程車。他對司機說,麻煩你,請到天堂商業街。


車子漸漸駛離繁忙的街道。
托著頭看著玻璃外的的景物,陸澄想起份屬好友的上司剛剛再一次問他,如今比以前在公司老實待著的時候更忙上三四倍,受不受得了、想不想回去。
陸澄對自己說,我喜歡現在的生活,所以無論要付出什麼代價也沒關係。
只要自己樂意,那麼任何代價都不算什麼。
因為它值得,而且他負擔得起。

 


結果在外沒晃夠半天就回天堂街了。

正好是下午茶時間。陸澄這麼想著,萬分悠閒的步向租書店去找殷莫離,他的其中一個客戶。
當陸澄來到租書店的時候只見兩位老闆娘在顧店聊天。他沒怎麼吝惜自己的笑容,愉悅的跟兩位個性活潑的太太打過招呼閒談了幾句,被戲稱為愛妻一號的老闆殷莫離就因為聽到自家老婆的嬌笑聲而跑到櫃檯來了。

「哎午安啊尊貴的客戶,抱歉今天比約定時間晚了。」陸澄眨眨眼睛,說著道歉的話,可臉上卻完全沒半點愧疚。「我今天沒帶notebook,到我家去?」

「陸澄…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准亂放電勾引我家可愛的靜靜--」名符其實的愛妻協會會長殷莫離緊抱著格格笑著的愛妻江靜靜字正詞嚴〔?〕地譴責他的投資顧問。

「親愛的,該做什麼就去做吧~」江靜靜對這種場面早就見慣不怪了,她伸手捏捏殷莫離的臉,他才不情願的放開她。



甫踏出租書店,殷莫離俊秀的臉上又掛上了他一貫的那副笑臉,看起來像在算計著什麼似的。與陸澄並肩走著,他突然說:「阿澄,我想換輛車。」

陸澄一怔,隨即聳聳肩。「換吧換吧,不過上季度的投資獲利就差不多沒了。想換哪種的?」

「Mini Cooper S Cabrio。」殷莫離瞇瞇眼睛,「近期內把錢從那個投資戶口裏匯過去我的私人帳戶吧。」

「Cabrio看起來有夠騷,我沒想到你會想買。」陸澄不以為然的挑眉。「要開Mini Cooper的話像我那樣開Mini Park Lane不好嗎。」

「靜靜說她想坐開篷車嘛。」

陸澄心想,我就知道。

 


帶著殷莫離,經連接一樓寓所和CD店的階梯回到沒開店的Fragrance,陸澄一手摸到牆上的開關亮了燈,就讓殷莫離先窩在店中間的沙發稍等。殷莫離也老實不客氣,蹺著腿看陸澄忙碌。陸澄回頭開著櫃檯那邊的幾部電腦,也沒忘了開著他的音響組合。CHEMISTRY的歌聲緩緩響起的時候,正在低頭泡咖啡的陸澄頭也不抬,跟殷莫離說茶葉最近給阿步喝光了我還沒買,將就一下喝咖啡好吧?

殷莫離輕哼一聲表示無所謂。他站起來走近櫃檯,從角落處拖來了一張椅子坐在陸澄旁邊等著。

用虹吸式咖啡機煮咖啡需時較久,兩杯咖啡煮好之後,陸澄剛好把需要用到的電腦資料開出來給殷莫離看。在陸澄的匯報和分析告一段落時,殷莫離端著還沒喝完的半杯咖啡稍稍鬱悶的說,「你這人真會享受生活啊。」

端著半杯散發醇厚香味的牙買加藍山,那雙慧黠靈動的眼睛泛著笑意,陸澄只是頷首不語。

「別放電了,對我沒用的。」殷莫離搖頭輕歎。「我和靜靜去瑞士滑雪度假的資金就靠你啦。」

「當然沒問題。」他自信的笑。「等著去策馬特的圓頂冰屋小住幾天吧。」




送別殷莫離,今天的工作也隨之告一段落。陸澄想了想決定先去洗澡再打掃一下店子。

換上平常愛穿的恤衫牛仔褲開始勞動,沒多久就見到步裘壬晃回來了。打開了一直鎖著的玻璃店門,只來得及給戀人一個擁抱,一個小小的身體就一把抱住陸澄的大腿。聽到熟悉的「澄哥哥」的呼喚,陸澄無奈的看見步裘壬迅速陰沉下去的表情。給了戀人安撫的笑臉才放開對方,陸澄抱起尉遲平若往隔壁的書店移動。

「平若,子守知道你跑出來了嗎?」

「舅舅知道的啦。他在找雜貨店老闆玩,才沒空管我。」所以其實尉遲子守不知道她偷跑出來了。

尉遲平若雙手抱著陸澄的脖子好讓自己不會掉下去,兩條辮子隨著陸澄的步伐一晃一晃的。「澄哥哥身上的氣味好好聞喔~」她這麼說著,回頭對還站在後面的步裘壬露出燦爛的笑臉,不意外的看見對方本就有點陰沉的表情加倍的陰沉。

唉呀,真好玩。
尉遲平若(6),早於稚齡之時就表露出不平凡之處〔汗〕

不用回頭也可以猜到戀人的反應,陸澄只覺得這一大一小讓他又好氣又好笑。他在書店門外放下尉遲平若,走回頭去牽過步裘壬的手。「一起去子守的書店走走,然後去找吃的好不好?」

雖然想說自己懶得走動,不過看見尉遲平若,步裘壬還是扣緊了陸澄的手點點頭,並且很順便的湊過去在自家親愛的斑比頸上咬上一口。

 


結果陸澄又按捺不住在尉遲子守的書店破費買了書。回到陸澄的家安置好書,步裘壬懶洋洋的霸佔著沙發的專用席開了電視。本來打算在外面吃晚飯的,可步裘壬的一句話還是讓陸澄回家動手準備晚餐了。躺得自在的某君微微瞇著眼睛打了個呵欠,心情大好地看著在廚房忙碌的修長背影。


簡單而美味的晚飯過後,兩人很有默契的窩在沙發裏。膝上放著手提電腦的陸澄顯然正在工作,把他當作大型抱枕攬在懷中的步裘壬則在看電視。看完八點檔,步裘壬伸手蓋著陸澄的電腦畫面,在他耳畔喃喃抱怨。「斑比,九點了…還沒下班啊?」

陸澄挪開步裘壬的手,很快把手上的進度存好檔再關機。他回頭輕吻戀人的臉,拉開一點點的距離,勾起步裘壬最愛看的笑容,讓那雙水亮的靈動眼睛湧現令人心折的神采。

「現在已經下班了。」他說。










本來打算寫的是另一段,不過既然現在都寫出來了就算啦b
好久沒寫文了,好像連筆桿都要生銹了一樣||||||||
人物的個性……對不起啊請原諒我的無能XDXD

好啦解決了這個我就可以準備重投高考地獄的懷抱了〔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