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堂鬼債行──夏東籬 - 1.5

  (小夏……我跟阿天在一起了。)永敬那聽起來似乎有些嬌羞(她相信絕對是自己的耳朵壞了!)的聲音從夏東籬耳邊的手機中傳出,而這句話差點沒讓已經從良很久的她把手機捏爛。她深吸了口氣,然後才開口回答:「梁永敬,你她媽的有種就再給我說一遍。清清楚楚的。」   (我、我跟阿天──阿天你做什麼搶我的手機!)很顯然地永敬的手機被某人給搶走,然後另一個人的聲音在夏東籬耳邊響起:(夏、夏姊!我會給永敬學長幸福的,請祝福我們!)   「……我掛了。」掛斷電話,夏東籬甩了臉頰好幾巴掌,才讓許久沒有發怒的自己冷靜下來。抓起鑰匙跨上機車,準備出發前往自己見習的天堂偵探社。   媽的、媽的、去她媽的!明明就知道自己最討厭同性戀了,竟然還來告訴自己!瞞著自己不就得了,她也會自我催眠裝作沒看見啊!什麼叫做「請祝福我們」?!是叫她去當對HOMO的證婚人嗎?那不如叫她從屁眼塞洋蔥加兩顆BB彈進去算了! 更過分的是這兩個傢伙還是她的朋友!她連厭惡他們的資格都沒有!   雖說拼命叫自己冷靜可是似乎完全冷靜不下來的夏東籬不知不覺把機車的油門越加越快,卻忘了自己正在加速前進的目的地,正是一堆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們在作啥的笨蛋HOMO大本營。   ※   今日的天堂偵探社氣氛有著明顯的不對勁。   「怎麼了?氣氛這麼怪?」推開門的是那個眼睛洞很大連填志願都會填錯的默子緯,而跟他一起手牽手的是女朋友徐知墨。   「子緯──」一看見有人來了,呼延馨立刻飛撲上去,淚眼婆娑地看著對方:「你、你都不知道,今天的小夏好奇怪……剛剛我只是跟月月寶貝抱抱而已,她、她就拿槍對著我們說HOMO滾開!」   「老闆,她本來就是討厭同性戀的人嘛,你們做什麼故意在他面前這樣。」笑了笑,默子緯倒是得意:「你看,像我跟知墨都沒事。」   「真的嗎。」後方突然一聲話語落下,子緯的眼前突然出現一把亮晃晃的蝴蝶刀,還有夏東籬的凶惡眼神:「你們兩個最好也給我滾到看不見的地方卿卿我我,不然下場我不負責。」   子緯嚇得背脊發涼,急忙澄清:「我、我們是正常情侶檔啊!」   「正常,你長成這樣還穿成這樣叫正常?!」晃晃手中的刀子,暴走中夏東籬顯然已經是理智負數:「你們看起來就像對蕾絲邊,而且你這男子漢看起來還像個P!我當然知道你們是正常情侶檔,如果是死HOMO我早就拿槍不是拿刀了,滾到旁邊去!」   「你也太過分了,這裡又不是你的地方。」徐知墨發言,子緯很可悲地發現連自己的女朋友都比自己有男子氣概。   指了指偵探社角落那個專屬自己的位置,夏東籬的眼神凶惡:「我的位子就那裡,從那能看到的地方不多吧?不在那個視線範圍的地方,你們做愛做到沙發垮掉我都不管。」   子緯正想發言,卻剛好出現了那個偵探社有名的愛的路上三人行小組,只見夏東籬迅速地從懷中掏出改造過的點三八手槍朝目標奔去。他也只能跟女朋友相看兩無言,然後走到一旁默默坐下。   「唔呼呼,看來今天的小夏火氣很大。」坦玄被明日香井大小姐給抓了出去,水無月凝便悠哉地直接在室內點起了菸,一旁看好戲的韓商也露出了詭譎的笑意:「絕對有內幕,好想知道她發飆的理由──」   正當這廂看好戲的人議論紛紛時,夏東籬已經驅散了那群可惡的3P亂倫團(她心情不好的時候都這樣稱呼他們),來到凝的身邊重重坐下,打出根菸叼在嘴上,然後伸出手:「火。」   笑了笑,凝只是掏出一看就價格不菲的打火機,直接替她點燃。   「怎麼,今天反應怎麼這麼大?平常看妳都可以忍的。」勾勾嘴角,坐在更遠一側的尚‧迪萊爾開口,輕描淡寫地問出大家都想知道的事。畢竟擅長忍耐的夏東籬,暴走的樣子可不是每天都見得到。   「不要問。」煩悶地吐了口氣,夏東籬把那似乎無法使她退火的香菸給捻熄,拿起了桌上那堆老煙槍們的菸盒中味道最濃烈的那包,抽出一根,重新跟凝借了火點上。「有種問的話一個子彈換一個答案,不然誰肯讓我爆他的命根子我也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他。」   「凝也是同志,怎麼沒看你拿槍對著他,也沒有對他生氣?」明知夏東籬手上那槍就是自己賣她的,韓商還是用一種「不甘我的事」的口吻問著。   轉頭,夏東籬死盯著韓商:「你要用哪裡換這個答案?嗯?」   「用默熤影的小雞雞換如何?」挑眉,韓商的提議不等夏東籬答應,一旁的余心樂已經臉紅的抗議:「不准!拜託你不要用那種下流的辭好不好?而且他的也不小!」   余心樂,驚天動地大發言。   「你怎麼知道不小?」凝笑了笑,揶揄的眼光看著越來越臉紅的她。「你看過了?」   「還是用過了?」面無表情的聽八卦,突然出現的謎樣男子──季夜的專長。而既然只是聽,這個怪腔怪調試圖模仿季夜嗓音的正是唯恐天下不亂的韓大少。「對不起人家老婆啊你──」   大家正糗余心樂糗得不亦樂乎時,夏東籬卻突然站起,直直地往某個角落衝去。   「糟糕!」扶著臉頰,呼延馨看起來很擔心但是其實好像又不太擔心。「傳說中的3P亂倫團在同性戀殺手小夏的眼光下作出逆天的事情了呢。」語末附加愛心詞彙。   「另一個HOMO組,目標沈亦杰、童淇宇接近中。」看好戲的東莞月,好一個採行自由放任主義的社長,我就知道你是亞當斯密的信徒。   「小夏被同性戀包圍了!」余心樂大驚,急忙尋找掩護:「世界大戰要開始了!」   「陳摶,衛青,馮軌煙。」   「什麼?」像塊橡皮糖一樣你我他還有沙發全黏在一塊兒的三人,同時抬頭同時有默契地同時發問。   舉起點三八,夏東籬的表情已經是暴怒下的平靜了。「我警告過你們,這世界有禁煙節有無車日有垃圾不落地週諸如此類,今天是我夏東籬的『同志驅散日』,敢給我看到你們在做這種事情……說,你們要上面的命還是下面的命?要用割的還是要槍斃的?」   「夏大爺饒命啊──」衛青捏起嗓音,還雙手護住下體:「人家說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我還沒風流到你就要死,太不人道了──」   「我知道妳今天沒吃藥。」話還沒說完,子彈已經從陳摶的耳邊呼嘯而過。   將右手中的槍口對準了剛進來還不知所措的新登場HOMO組合身上,夏東籬左手上的蝴蝶刀已經抵上了馮軌煙的下體:「回答我。」   全社陷入僵持,今日是夏東籬的MAX暴走全開。   「小夏。」   沒有回應。   「我說小夏。」   還是沒回應。   「小夏你手機響了,是個叫『永敬』的人打的喔──」看著夏東籬桌上的手機,呼延馨以及在場眾人很明顯瞧見了夏東籬那瞬間一僵的背影。   本來以為暴走已經無法避免的眾人,不可思議地看見了向來對接電話愛理不理的夏東籬收起手中的刀槍,鐵青著臉色走到桌子旁接起電話。   「……我不作證婚人。」臉色陰沉,夏東籬連讓對方開口的機會都不給。「永敬,你明明就知道我不能接受。你愛誰都可以,就是不要選跟你一樣的!」   (……小夏,我是毛偉翔。)電話那頭的聲音很無奈,慢慢地說起實情來:(我已經狠狠地教訓過他們一頓了,你不要太生氣。)   「怎麼回事?」皺眉,夏東籬隱約聽出不對。   (小夏對不起啦……我只是鬧著你玩的。)永敬的聲音從另一邊傳來,模糊的咬字八成是因為整個臉都被打腫了的緣故。(想說開你一下玩笑……沒想到毛哥說這對妳來說很嚴重,抱歉啊。)   (夏姊對不起!)阿天的聲音也傳進她的耳裡:(下次妳來的時候再給妳打到消氣,真的對不起!)   「……總之,沒有這回事就好。」聽到這番告白,夏東籬突然覺得累積了一整天的壓力其實有點搞笑。「我掛了,中秋節快樂。」   闔起手機,夏東籬沉默了下,然後把蝴蝶刀默默收好,放進自己的懷裡;也把點三八的保險栓重新關上,放進自己的外套內袋。   見到她向大家默默地一欠身,所有的人總算鬆了口氣,危機終於解除了。   走向自己的位置,夏東籬拖出一大袋自己騎車運來的東西。那是她原本打算給大家的驚喜,雖然後來因為情緒失控而忘了。   「這是什麼?」好奇的子緯打開塑膠袋一看,立刻歡呼了起來:「是烤肉用具跟食材欸!果然中秋就是要烤肉!」   「那我們走吧,去外面烤肉啦。」自告奮勇提起塑膠袋,尚笑著往外頭走去。   「在地下水道烤肉?」歪頭支頤,余心樂不解。「所謂的坐井觀天?」   拍拍她的頭,默熤影的回答永遠比名字還短:「月家。」   「是啊,去小月達令那個又大又漂亮的院子烤啦──」轉頭,呼延馨毫不遲疑地指揮起眾人。「誰去把老大跟阿野還有其他人也帶來啊。別忘了阿飛跟華姊姊!」   於是乎,因為一個小小的惡作劇而造成的夏東籬同志殺手蝴蝶效應總算告一個段落了。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真是月圓人團圓啊。(?)   以上,不負責完結! -------------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高三生獻上的五天連假中秋小賀禮。(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