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coustic Treatment:隔音措施-1

  玻璃與木板交和所產生的破裂聲,清脆悅耳地打斷娓娓的讀書聲,硬是為這場新書閱讀會畫下了句點。      順著出聲的地方望去,原本陰沉的黑衣男子散發出一股更沉重的壓迫,可惜總是有個傢伙看不準時間,攤在桌上的垂死身影被這莫名的氣氛挑起了精神,他將凌亂的藍髮往後一梳,帥氣的表情與全身散發的自信,讓人不禁看到標準的富家子弟在眼前亂晃。      他的手臂迅速的往想要閃開的肩膀用力一放,整個人軟貼在散發出層層墨色的光暈之中。      「啊啊~~小默默,人家蘭蘭難得出了新書,你怎麼臉色發青啊?」      默熤影的臉色何止發青,早已如其名的塌成黑色,而這富家少爺還把手指在默熤影身上畫啊畫,完全不理雙手拳頭關節的嘰嘰作響。      在旁滿臉無奈笑容的紳士邊調了調眼鏡,邊往吧台底下的某處一壓。      在此同時,默熤影沾染玻璃碎片的血手用力往痞子臉上往後一推,另手抓開放在肩上的胳膊,響亮的關節喀噠一轉,不抬頭也知道肩膀大概已經廢了!但豈料到,板倒在地的傢伙卻傳出一聲竊笑,默熤影對這笑聲不解,一個閃神,兩腳竟被撂個重心不穩,臉上隨即多出一個腳印,力道順勢也把排列整起的桌椅給打飛,不過沒有一個能夠靠近吧台附近。      默熤影將嘴裡的鮮血往旁一啐,跳起來惡狠狠地瞪著他,太久沒跟他對衝,都差點忘了眼前這傢伙耐打的程度是變態加三級,他心道絕不會再放水了。      被他瞪上一眼的變態,只是左右活動了動脖子,輕鬆的雙手一張,儼然就是『任你玩弄都無所謂』,一臉瞧不起默熤影的模樣。      相對於吧台那則完全不受旁邊的戰鬥影響,氣氛十分的清閒,坐著不知道自己是罪魁禍首的湘蘭,與悠閒擦拭杯具的長髮紳士。      看著不語的湘蘭,紳士笑道:「今天天氣很好,夏特布里斯那如何?」      湘蘭被這突然的一問,回了神:「嗯?啊……那裡還不錯。」      雖說今天是湘蘭的新書發表會,湘蘭卻顯得漫不經心,感覺他是個旁觀者,這個大日子與他無關,他隨手翻翻自己這次出的新書──『孤狼野嚎』,封面是畫著幾個黑漆漆的影子跟幾滴血渲染,試圖營造出恐怖的氣息,可是這跟內容完全不合啊!明明這裡頭只是誠實的敘述他的同居生活,編輯竟然很神奇的把這篇『寫實』小說歸類成『科幻』作品,還說什麼靈異小說家轉型成功……      嘖嘖!根本從來就沒想過轉型,一直都以寫實派發展的啊!湘蘭為這已不知無奈的嘆了多少口氣,反正說破嘴也沒人相信吧。      戰場上,拳腳打得難分難捨的兩人已經開始搞破壞起來,椅子四處亂飛,突有個流彈往這砸來,眼見就要撞上湘蘭的頭時,卻簌地一聲崩裂開來,在耳邊只剩聲響的衝擊力。      湘蘭悠悠地看了看地上的殘骸,感嘆道:「靜歆,椅子又摔壞一張了……」      被喚為靜歆的紳士只勾起一抹淡笑,湘蘭看著充滿殘骸斷壁的現場,不禁兩眼含淚,萬分嘆息。      「好多錢都碎掉了。」      突然靜歆從背後的櫥櫃裡拿出一個小鐵罐,鐵罐裡裝滿紫色的花瓣,還有一支逗貓刷?      「是啊,這些椅子都是十七世紀的古董。」      這話一出,湘蘭嚇傻了眼:「我的天啊!」            無視湘蘭的驚呼,戰鬥依舊不留情的進行著,兩人儘管得知手上的椅子是無價之寶,仍然毫不留情的破壞,鬥得無法無天,肆無忌憚,但這番輪鬥之下,藍髮男子不停哈哈大笑的同時,千瘡百孔的身體竟自動癒合了起來,相對於默熤影黑衣上所流的血還悄悄地擴散開來,這情勢看來是百分百對默熤影不利。      男子把椅腳丟了幾根過去,挑眉道:「小默默,太久沒運動了喔~~」      挑高的尾音聽在耳裡分外刺耳,可默熤影仍面色不改,一邊閃躲一邊確定四周的狀況,目前旁邊的椅凳都丟的差不多,主要的阻礙物都已經不在,但想必應該被砸爛的地板卻依舊光滑如昔。      已經沒有任何遮蔽物了……      他內心暗暗盤算著,竟然無法有任何喘息的機會,剩下的也只能賭上所有,決一死戰。      瞧他一臉心意已決,男子收起嘲笑的嘴臉,將兩手插進口袋原定立正,全身彷彿都是破綻,用這種方式去接受敵人的必死決心,普通人絕對是會好好問候家母的。      果真如他所料,默熤影徹底的被激怒了!他拿起身邊破爛無比的古董桌椅,用力往敵人砸去。      就在默熤影放手的剎那間,看似文弱的湘蘭竟然不怕死的走到他們之中,這可讓兩個大男人趕緊跨步伸手一抓!      但,為時已晚。      眼見就要砸到湘蘭跟前,只見他兩手稍一筆劃,身前突然出現一抹白霧,掩蓋住他的形體,接著『啪』的一聲,飛來的桌腳化成碎末,隨風飄散。      「夏海,謝了。」      朝無人的空氣道謝後,湘蘭無奈的撿起地上的木頭碎片,雙眼含淚的看著默熤影,眼裡斥責他竟如此浪費金錢,孰不知這筆帳是算在兩人頭上,靜歆到底是那個眼瞎了,竟把他們看為生命共同體!      湘蘭又悲又怒的凝視讓默熤影皺起了眉,他完全搞不懂他的眼神,反而覺得湘蘭含淚的模樣還真像個女人。      突然,湘蘭整個人被抱了起來,湘蘭左拍拍、右拍拍,自己沒受傷也沒流血,怎麼被抱起來了啊?      他不禁疑道:「孟霖,我有怎麼了嗎?」      孟霖笑嘻嘻的將臉湊過去磨蹭了幾下,嘿嘿的奸笑兩聲:「小蘭蘭~~人家想要你關心啊~~」      這讓湘蘭顯得有些手足無措,努力的想逃離孟霖的懷抱,豈料肩上的手反倒越收越緊,簡直是要把湘蘭給埋到自己的胸部裡,活活悶死。      本就看來弱不禁風的湘蘭,怎受得了這般熱情的擁抱,他努力的想要掙脫,反而落得孟霖不懷好意的笑容逐漸放大,現在自己完全可以體會出被敵人玩弄的感覺了。      湘蘭用同情的眼神看向通常會出手解救他的默熤影,沒想到卻換來默熤影一臉完全不相干的表情。      「嗚~~靠人不如靠自己!」湘蘭瞪著他,嘟囔道。      接著,他嗚咽的向孟霖求饒:「孟霖大人,你行行好放過我啦~~」      孟霖輕輕刮了下湘蘭的臉頰,俊美的雙唇湊到他耳邊,又勾起一抹奸笑。      「你說怎麼放呢?我可條件隨你開喔!」      這話使湘蘭眼睛一亮,理直氣壯的伸手一攤,口齒清晰的一字字吐道:      「給、我、錢。」      見孟霖傻眼的模樣,默熤影微微勾動嘴角,湘蘭這傢伙變臉比翻書還快,難怪有人常說女人總擁有一張橡皮臉,伸縮自如使人哭笑不得。      等等,這人好像是個男人吧!怎麼總是不自覺的把『他』往『她』的方向想去?看著湘蘭在孟霖懷中求生存的模樣,默熤影自顧自的沈思了起來。      「喔~~」孟霖笑得越來越恐怖。「那、等價交換囉?」      他輕輕往湘蘭耳邊吹了口氣,搞得湘蘭不禁全身抖了一下,一方面覺得被男性求偶的態度感到嘔心,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孟霖的呼吸沒有一點溫度,冰冷冷的就像是冬天早晨的微風,冷冽的使人發抖。      若不是對錢擁有無盡的渴望,自己的求饒也不會換來這番可悲,難道這就是『咎由自取』嗎?哈,真讓人欲哭無淚啊!      就當他陷入後悔與窒息的雙面攻擊下,傳出了時鐘清亮的聲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