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題目沒有】-藍方-

  「似乎還是學校裡面。」季夜四處望了望。這座湖相當大,雖然不知道在學校裡面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湖,不過已經見識到許多神仙不按牌理出牌的狀況,他也已經見怪不怪了。離他戰的地方不遠處是一座小橋,直直連到湖心;而湖的正中央,小橋的盡頭,是一座拼出裊裊香煙的亭子。   「如果那裡有人就好了,我只是要去報到啊。」季夜搔了搔頭,沒得選擇的往小橋走去。彷彿有光芒流轉一般的五彩的石材建成了橋的柱子,而橋面看起來是跟學院大門同樣的白色材質。在他一腳踏上橋面的瞬間,似乎還可以看見像是霧氣般的白色在眼前散開。   走了幾步之後,季夜終於清楚的看見,那盡頭的小亭裡有個白色的身影。他不禁邊在心裡暗自慶幸自己運氣好,邊快步往小亭跑去。   「不好意思~」他提高了音量想叫喚裡面的人。「請問你可以告訴我新生要去哪報…哇!」才剛跑進小亭單手搭上那人的肩,震耳欲聾的響雷就在他腳邊落下。   第一次看見,雷落在離自己這麼進的地方。   第一次知道,原來雷的光芒是火光   第一次覺得,自己以後看到打雷下雨大概都會怕。   這一記雷著實將季夜嚇得臉色刷白。他怔在原地完全不敢動,心臟彷彿要撞破胸腔似的猛烈鼓動。要死了,又是那個神仙放的雷?稍稍撫平了驚嚇的情緒之後,季夜的心裡開始大不敬的霹靂啪啦亂罵一通。   「咦,我還在想小保生怎麼能忍這麼久不打過來,原來是抓錯人了?」先是聽來俏皮的女聲傳進他耳中,隨即就看見一抹紅黑色的身影從小亭外跳了進來。   女孩子?季夜呆了呆。   女孩穿著黑色的外套,上頭點綴著釘釦與紅色蘇格蘭格皮帶;裡面的白色襯衫上繪著不知所以的圖案,細細的鍊子從左牽到右再從右牽到左,還被刻意剪了幾個洞;下半身的紅格超短褶裙襯著掛上鐵環的黑色粗皮帶,腳上甚至蹬一雙看起來有8公分高的黑色厚底靴。   這個,是不是就叫做龐克風啊…?還是他認知有誤?   「喂。」綁著雙馬尾的龐克風女孩雙手插腰,細細的打量他。「你誰啊?沒見過,哪家大人的後裔?」   「呃,嗯,我不是…」季夜想著該怎麼解釋。「我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罷了。」   「小老百姓?」女孩瞇起眼。季夜總覺得他的表情看起來並不是善意。「嗯,是啊,你能不能告訴我要去哪報到?我踩上了那個太極陣之後就被丟到這來了…」他將手從自己扶著的那個白色的人身上拿開,然後往外跨出步子想離開這個有可能會再次落雷的地方。剛剛差點被雷打到的時候,他就發現這只不過是個搭著白布的空竹簍罷了。   「誰准你動了?」女孩似乎對他擅自移動相當的不爽,揚起手,伴隨著清脆的鈴聲響起,又是一個距離超近的響雷打在季夜腳邊!   「嗚啊啊!!你幹嘛啦!」季夜嚇得跌坐在地上。那道雷正中小亭的柱子,白色的柱子瞬間焦黑冒煙。「我說你也太過份了吧!」青年驚魂未定的抖著聲音抗議,無法控制自己的眼睛不去瞄那個悽慘的柱子。   女孩向是聽見什麼笑話般的漾開了笑。要不是他剛剛莫名其妙的對自己打雷,季夜大概還會在心裡覺得她是個漂亮的女孩;但是就剛剛那兩記雷,無論有什麼好感都早就消失無蹤了。「誰過份啊?你說說看啊?」皮靴的跟踏在白石地板上,發出清脆的喀登喀登聲。女孩走到他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他。   粗暴女。這個角度會被人看見內褲啦,還靠那麼近!青年皺著眉嘟囊。   「嘴巴動動動的在說什麼啊!」手一揚,鈴聲一響,又是一記雷。這次直直打在季夜背後,由震耳的聲響判斷,他知道那雷只跟他距離一紙之隔;季夜甚至可以聞到自己的頭髮燒焦的味道。「你夠了吧!」季夜再也忍無可忍,迅速的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就甩了女孩一個清脆的巴掌。   「…!」深褐色的髮絲隨著動作飛揚。女孩傻楞楞的站在原地,摀著自己被打的左半邊臉,怔怔的看著季夜。   「請不要把人這樣耍著玩!神有什麼了不起?」季夜真的是火了,乾脆把一肚子被整的鳥氣全在這時候罵出來。「從一開始是強迫我入學,然後來了個像台客一樣的吳啟,現在是亂打雷的龐克女?我才不管你是哪個神,神如果沒了信徒就什麼都不是!」   「…你…。」   「我怎樣!有種你就在用雷劈死我啊!」   女孩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只是用深櫻色的眼睛死盯著季夜看,很奇怪的沒有任何惡意,只是盯著看。   季夜喘了口氣,把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他看看死盯著自己不放的女孩,本來理直氣壯的感覺似乎隨著那視線鎖在他身上的時間而一點一點的消失。   「…」   「…」   尷尬的沈默囂張蔓延。   「……你知道在哪報到嗎?」季夜嘆了口氣。   就算再不爽,正事還是得辦。   「…名字。」   「啊?」   「告訴我你的名字。」女孩開口問。他的手已經放下來了,右邊的臉頰微紅。季夜就算是在盛怒之下也顧慮到對方是女孩而沒有用力的打下去,所以看起來是已經不痛了。   「…季夜。季節的季,夜晚的夜。」   女孩斂下眼。「你走回太極陣上,然後默想『指導室』。你之所以會被亂丟,是因為太極陣的設定是在三秒鐘之內若沒指定地點就會隨機傳送。」   「嗯,謝謝你。」季夜點點頭,轉身就想走。   「我是林莫孃!莫可奈何的莫、舞孃的孃、小海皇莫孃!」女孩在後面喊著。「好好記住我的名字!」   青年回頭看了看他,然後點點頭。   林莫孃、林莫孃。總覺得好像在哪聽過,可是道教裡好像並沒有海皇這個神啊?季夜邊走邊想。   林莫孃。   莫孃。   默娘。   林‧默‧娘。   啊。季夜停住了腳步。   「是…媽祖啊…。」   自己好像一不小心遷怒了相當大的神呢…。   「真是的,被太極鎮丟哪去了咧。」另一頭,吳啟正四處尋找著季夜的蹤影。雖然說是隨機傳送,但是也只會傳送到同樣有太極鎮的那一點上;學校裡面的傳送鎮並不多,於是吳啟決定一個一個找。他騎自己的坐騎在空中鳥瞰著。   與正牌的保生大帝同樣,吳啟的坐騎是一頭老虎,一頭有著雪白毛色和醒目黑色條紋的美麗白虎。白虎踏著風在空中奔跑,長長的獸毛襯著青天的背景飄飛。   「等等!小白、往那裡!」眼尖地看見了什麼似的,吳啟扯了扯手中緊抓著的白虎鬃毛。神獸輕巧的在空中轉彎,然後往下降落在剛剛季夜離開的湖邊。   小保生咚咚咚地跑上橋,瞥見被雷打黑的柱子和地板。「…是神雷…八成是小媽祖又亂打人了!在打之前也確認一下對方好不好,季夜怎麼可能給他這樣玩嘛,一不小心會出人命的…」話還沒說完,吳啟就感覺到自己背後的陰冷視線。   鈴響。   「!!」小保生驚險的往小亭外外頭一躍,正好抓住飛奔過來接住主人的白虎。他剛剛站的地方早已經是一片焦黑,正冒著煙。「林—莫—孃—!」他狼狽的爬上老虎的背。「你是欠教訓嗎!打屁啊!」   「你才欠教訓!」林莫孃站在小亭裡抬頭看著他,雙手叉腰,儼然是潑婦樣。「你說誰是小媽祖!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那樣叫我!」   「不然你想怎樣啦!明明就是小媽祖…閃右邊!小白!」驚險的在空中翻滾著又躲過一個響雷,吳啟不想再跟這個小冤家耗下去了。「好了啦!你剛剛有沒有看到一個凡人?大概比你高一點點,戴個眼鏡!那是青華大人的賓客!」   原本舉起手來想再打出一個雷的林莫孃停住了動作。「季夜嗎?」   「果然,你欺負人家了後?」   「我才沒有!是他欺負我吧。」想到季夜,她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臉頰。   那是第一個這樣跟他說話,還敢動手打他的人。平時雖然會跟吳啟打打鬧鬧,但吳啟總不會跟他認真。也很少出手還擊…   小保生皺著沒看他。「問你人去哪了,你臉紅個什麼勁啊…?」   「我才沒有!!」女孩嚇了一跳,忙把手拿開。「他…他說要報到,我叫他去指導室了啦!」   「指導室啊…知道了。走、小白!」隨著主人的喝令,白虎轉身一蹬往天際衝去。「等一下!吳啟!等一下啦!喂…」小媽祖在後頭叫著,不過一心想趕快過去的吳啟並沒有聽見。一人一虎的身影快速的消失在遠方,跟白雲糊成一團。   「跑那麼快…」林莫孃有點失望的促起了眉頭。「本來想跟他多問一點…季夜的事情說…。」 ============================================================ 湊樹、湊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