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堂鬼債行-鄭紫

假如死了的能活過來 連最新二零零六年版本的台北市地圖冊上也沒有記碌的地下水道中(當然),陰影連連,水影幢幢。 啊感覺和盜墓一樣v 本來已污跡斑斑的白袍衣角隨著主人的打轉繼續沾上空氣中的塵埃與腳踏下所濺起的污水。推推滑落的圓眼鏡,年輕人面孔的他從口袋中掏出數天前收到的電子郵件列印頁:   實習機構:天堂偵探社(Paradise Detective Agency)   親愛的同學v請挑你出門後最近那個下水道蓋子,對請不要客氣用盡你任何的方式打開它,然後跳下去─不我是指走下去,然後向前走左轉右轉再左轉再右轉…你理解了路線的對不?視乎距離總之你就能光臨本部了V

社長 東莞月 上

不過話說回來──為時一小時十分──難道他迷路了? 就在他進行第二十一個左轉時邊在腦海中首次湧出這個疑問時,腳就踏中了一團灰色人型物。 動也不動。 屍體? 那是屍體嗎?  (饑渴之聲) 「吱吱吱吱──」 老鼠群以百老匯歌劇的氣勢躍出,只差沒背景音樂和跳舞花裙。 於是那團灰物就在他腳下聳動起來了。 (美夢碎成片哇啦哇啦──) 太可惜了、難得給他遇上那麼像屍體的對象──但像還是像終究不是死的。 他收回了腿盯著這個立起來的黑黑灰灰頹廢人物。 「找天堂偵探社的?」 灰衣人歪頭,除掉臉上的塵塵土土(還有老鼠和背景)該是標準的古典美人貌。 怎樣盯都不可能變回他所眷戀的屍體狀,只好頷首。 「這邊請~~」 重低音兼美叫聲,不過這邊就是不知道哪一邊。 他挑眉望前望後,然後問:「即哪邊?」 「向前轉左轉右。」 那正是他一直在走的。 「我是老鼠王國的阿野、阿野子也可以──不是客人的新人。」 他沿著對方的視線落在自己襟上的名牌: 醫學院解剖系實習生 鄭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沒錯就是短、試寫試發給棉花糖當零嘴XD 話說回來這該是本人首次在天堂基地貼文吧?多指教了各位~: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