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毒藥‧上(龍槍)

  這個身體真是麻煩透頂,他心想。   身後傳來了沙沙聲。雷斯林機警的回頭,發現史東在他身後。他不悅的瞇起眼睛。「回去,騎士。還是說,你們準備出發了?」   「還沒有。但是我很想知道你在搞什麼把戲。」史東看著他的眼神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陰天的樹林吹起風,陰冷的讓法師瑟縮了下,不自覺的扯緊了身上的天鵝絨紅袍。他無助的嗆咳起來,激烈的咳嗽讓他挺不起腰桿。從口袋中扯出手帕,史東可以從他摀住的嘴角看見一絲血沫…騎士心裡有一種想走過去幫忙的衝動,但是當他腦袋裡回憶起同伴過去的種種惡劣行徑,那隻腳始終是踏不出去。   法師總算捱過了那陣發作。他喘息著用手帕抹掉唇邊的血,白色的手絹中央染著大塊的紅色血漬。「不要煩我。」他瞪著騎士。「走開,我待會就會回去了…」眼神中出現的是慣常的輕蔑,法師轉身不再搭理同伴。「而且可以在你們準備出發之前好端端的出現。」   「在這之前,你會死在森林裡面吧。」   「除非你想殺我,否則那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雷斯林自顧自的走著。他倚著法杖,渾身發抖。趕快找到自己需要的草藥、然後回去隊伍中,坐下來休息──或者是倚靠著卡拉蒙休息,怎麼樣都好,那個笨哥哥雖然老是讓他不悅,但總不會想殺他。   「雷──」騎士追上去,然後看見了什麼似的一把抓住雷斯林瘦削的肩膀往後拉。法師被這動作搞的一陣踉蹌、本想發作但抬頭卻看見一條巨蟒拖著沾血的尾巴嘶聲逃竄回他棲息的大樹上。   「死不了嗎?」騎士拭去古老大劍上的血跡,回頭露出得意的笑容,那彎起的嘴角在法師眼中刺目極了。「死了也不干你事。」粗魯的推開史東,雷斯林惱怒的往前走。「你一直都等待著我的死亡,騎士。你我都很清楚。」   史東皺起眉。「誰不希望法師死呢。」他講話刺人,尖銳的連自己都覺得惡毒。   「是啊,即使我救過你們那麼多次的命。」雷斯林冷笑。   「你是救過我們,但你更多次想要害死我們。」   「是嗎?如果我想殺你的話,你不會活到現在,史東‧布萊特布雷徳。你看過我的法術,你知道當危急的時候,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宰了你,然後詭稱是敵人或怪物,管他是哪一隻幹的好事。」雷斯林回頭朝他逼近,沙漏瞳孔的金眸中不斷看見的是眼前俊美騎士的衰老與死亡。他冷笑著,瞇起眼。「你跟我都很清楚我說的是事實…對嗎,騎士?」法師放緩了聲調,柔柔的嘶聲。   史東無言的看著面前比自己矮一截的法師。他心裡怒火中燒,但是就如同法師所說的,他知道那是事實。即使被包裹在厚重的紅袍底下,騎士依然可以看的出來雷斯林瘦削的如同落葉,他甚至覺得法師殘疾的發作每一次都會削減這個年輕人所剩不多的壽命。   但,雖然瘦弱,但他的體溫還是透過紅袍傳遞到騎士的身上。   高溫的近乎炙燙…   「滾回去吧,蠢蛋。」總算是說夠了,雷斯林繼續尋找他所要的東西。   騎士杵在原地沒動。法師完全不想管這個讓他煩心的傢伙,他知道自己的體力不被容許在這種濕冷的地方呆的太久。幸好自己所需要的草藥已經找的差不多了,他可以──   雷聲轟地打在他前面。天上漫布的烏雲終於承載不住水氣的重量,豆大的雨滴直直地落下,在泥土地上敲出坑洞,與樹葉合奏出氣勢磅礡的樂章。   雷斯林沈默了,無論是嘴巴還是心裡的抱怨。他無言的看著眼前一片模糊的景象,水珠很快浸透他的衣袍,白髮濕透的滑下水珠。   「嘖!」騎士抓住他的手把他往回拖。大雨讓他看不清楚視線,只能照著印象走。   「放開我!」雷斯林掙脫他的箝制。「在這種大雨裡面你還想去哪,騎士?想回去嗎?不想死最好別這麼做,你會迷路。」他拄著馬濟斯,朝另一個方向走。「不管你要不要跟來,我寧願在樹林裡等到大雨小一些。他們不會在我們還沒回來時就離開,就我所知,我們的行程並沒有這麼趕。」   「那你幹什麼朝那裡走?」史東無計可施,只好忿忿的跟過去。   「我在樹林裡晃都晃假的嗎?那裡有個野獸棲息的山洞,大小足夠讓我避雨。」   史東怔了怔,然後無奈的聳肩。   是啊,能讓「你」避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