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砂糖日常

  戴斯揮手改變水流的方向。他是魔法師、明瞭世上萬物的穿流作息。唯一無法掌控的是人類、而最無法掌控的人類非那個小傢伙莫屬。明明需要心平靜氣施放的魔法因為他心念一亂,嘩啦啦的失控──水灑了他滿頭滿臉滿身,浸濕拉扯豔紅衣袍,也浸濕淺棕的髮和眼上的覆眼布。   「──嘖。」他甩甩手,水珠落地跟水窪溶為一體。   「老師!」   「老師沒事吧?」學生們驚訝的跑到他身邊慰問,不知從何而來的手帕毛巾一齊遞上。   「沒,分了神。」戴斯笑笑,揮手示意學生們後退,然後一彈手指,身上的水珠從柔軟的衣袍中被逼退,與地上的水一起在他手中再次流轉。他的指有如指揮家般帶著韻律節奏,輕輕彈動就讓水回到了後面的水池中。   而身上還是乾爽如昔。   面前立即爆出掌聲與歡呼。戴斯理論上看不見,但他可以聽的到,也可以感覺得到學生們的狂喜。魔法師笑了笑,然後轉身跟中場休息回來的真正講師打了招呼,轉身走遠。   原來剛剛的炫麗魔法不過是表演,讓孩子們對這神秘的職業產生莫大的狂熱。   在皇宮中信步亂走,巧妙的避開柱子、草木、牆壁、他雖然使用視力換來了強大力量,但也非完全都看不見。有時候他會覺得這樣的交換很公平、甚至自己佔了便宜。他,戴斯,對事物一向沒有特別留戀,連對王的忠誠也沒有特別的執著,不過是盡義務罷了。   不過偶爾。偶爾的偶爾,他會覺得有些不便…。   「戴斯,我剛剛看到你在唬弄魔法學院的學生。」熟悉的聲音響起。   前面。   「嗯,是啊。不過這樣說就太過份囉,我可是很認真的在表演呢。」仗著身高優勢,他拍拍弓箭手柔軟散亂的短髮。據說像小雞,從觸感而言其實並沒有差太多。   「不要摸我的頭啦!」手一如意料之中的被揮開。「真是,明明看不見,為什麼可以這麼準確的摸到…」   「因為愛。」   「騙!」   戴斯開心的笑起來。這個理由的確是連自己都不相信,隨口說說罷了。「你今天不用練習?」他知道這孩子是多麼的認真,對於自己的工作。   認真的讓他覺得有趣。   因為自己從不曾對什麼認真。   「總要休息的吧?」羅歇在走廊邊坐下,揉揉酸疼的手臂。「可惡,早知道不要接什麼弓箭隊講師…全都是些比我大看不起人的傢伙…」   「那就不要做了。」在羅歇身邊坐下,戴斯輕吻他的額,手也自然的搭上他的肩。矮小但精實的身子立即往自己懷中倒,他很享受這種體溫相近的感覺。   「哇!幹、幹什麼啦!欠揍喔你!」羅歇嚇了一跳,立即掙扎著逃開。「大白天的不要幹這種事!」   真可惜,一下就跑掉了。手上還留著少年的餘溫,戴斯輕笑。「明明更糟糕的事情都做過了。」   「!」   就算看不見,他也知道少年一定立即漲紅了臉。「那是晚上!!晚上啦!!」羅歇氣急敗壞。「你不要把這種事情說這麼大聲!」   「唉唷,可是我就是很喜歡你在底下…」   「閉嘴啦!!」弓箭手忙摀住他的嘴,然後四處張望。確定沒有人時才將手拿開,惡狠狠的警告。「你要是敢在多說一句,別想我會再讓你碰!」   戴斯捉住他的手,然後在手心印下一吻。柔軟的唇可以感受到上面大大小小的傷痕和厚繭。「那你親我一下。」   「去死。」毫不猶豫。   「那我就繼續說囉。」   「你…」羅歇咬了咬唇。「到底是誰讓你這麼囂張…」妥協的在戀人額上輕印一吻,原想立即退開的弓箭手卻被扯住手腕跌入戴斯懷中抱個正著,唇也直接被大肆侵略。「住…嗚…」   舔吻著羅歇的唇齒,直到自己滿足了才放開。魔法師笑得很奸詐,他將角度偏了偏,在羅歇耳邊低低的說。「寵我的,不就是你嗎?」   停頓。   然後一拳揮出,正中下巴。   「啊嗚!!」戴斯勉強用手肘稱著才沒讓自己的頭撞上地板。「呀…真痛。」差點咬到舌頭。   「哼!」張牙舞爪的小老虎揮了一拳之後紅著臉跑走了,這些戴斯都可以在心裡模擬。他輕笑著,戀人並沒有揮拳揮的很重。「真可愛呢。」   眼睛看不見的偶爾的小小的不便…   就是他無法看見那停頓時的,羅歇的表情。   而這個偶爾、偶爾會讓他有一點點後悔,當初毫不猶豫把眼睛交出去的決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