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堂鬼債行─上官坦玄

  結論:喔耶一個美人。   她、難得正眼望了一旁俊俏好身材的男人,但立刻拋來個鄙夷眼神:你媽的看夠了沒?想找身材好的大美人的話雜誌裡都是不用看我。   「坦玄好冷淡,」相較一般人有可能的退縮,韓商只是變本加厲的整個人賴在那人身上,摟住腰的那隻手享受雙眼看不見的骨感:「就陪我玩玩又不會怎樣。」   匡一聲手上那些多到亂七八糟的銀飾差點在脆弱的紙張上留下凹痕,上官坦之不耐煩的放下照片轉過身,鳳眼瞪著韓商瞧只恨不能把那放肆的手給打掉。   「很遺憾,你要是個身材姣好的大美人我會再考慮考慮。」   說完立刻轉移注意,本行最重要其他的去死。   「這樣的身材曲線還不夠好嗎?」手指又被潑得一塌糊塗的自己問。   「你褲檔裡的東西看了礙眼,完畢。」連轉頭都懶的答覆。   瞎了眼的男人才會想跟一個對男性冷感的拉子打情罵俏。   「坦坦~」不放棄的磨磨蹭蹭。上官坦玄一開始打定不理對方,但在韓商的手肆無忌憚的伸進黑色襯衫玩弄束胸上方的鎖骨時舉手投降,雖然答覆的方式絕對跟無力劃上不了等號。   「媽的不理你是會死還是怎樣?」   骨感十足的手隨著叮叮咚咚的首飾以握拳姿態在離韓商鼻間零點零零一公釐的地方停住,手的主人臉部猙獰的程度可上金氏世界紀錄。   「會死啊,就是會死才要理我咩。」只要再一點距離就可以見到地獄的人只是不在意的又撲上上官坦玄:「啊坦坦我今天去你們酒吧玩可不可以免費?」   原本緊繃的嘴角此時勾起:「你答應下海一晚的話我和經理討論看看。」   「好無情喔,偶爾讓朋友去玩不是應該的嗎?」   答覆韓商的是個意味不明的笑容。
心が焦げ付いて 焼ける匂いがした それは夢の終わり 全ての始まりだった
  「雖然社長說你是來打雜,但把你操得太嚴重你哥會宰了我,所以那些東西若是太重記得跟我說一聲。」默子緯細長的眼從小山丘的底一路瞄到最頂端,那小心謹慎令人讚嘆他真不愧是建國中學出身。黑褐色的瞳孔不時的在一身哥德式打扮的女人上打轉,也許是在思考天才與瘋子只有一線之際這句經點的由來。 .  他現年十八,身高雖然沒上官坦玄高倒也不能說矮,更何況上官坦玄對他的態度並不像偵探社的大多數──他活了十八年第一次知道為何過半數的男人偏好個子矮的女人,至於為何請去問那個上回對他報以鄙夷眼神的徐知墨──他挺喜歡上官坦玄,雖然她的衣飾穿著行為舉止會讓百米外的人直覺的把她想像成美青年。   也許這不是他們的錯,觀望著上官坦玄的默子緯不禁這麼的對自己說,就像填錯志願表也不是自己想要的一樣。嘔的是每一回提到填錯志願感覺都像是在敞開皮肉上大灑雙氧水,望著那白色器泡沫默子緯真有他人拿他的痛楚來當氧氣的錯覺。   除了面前這根本不像女人的女人。   『不用解釋什麼,你一天的詞彙有限別浪費在我身上──知道了。我會照料你弟的。放心,我還沒有被HK33型步槍幹掉的覺悟。』   果斷俐落。這是默子緯對面前女人下的第一個評語,看在他涉世不深這句話沒受到任何質疑,只怕頭一偏這小子又要從戀兄戀嫂變成戀什麼鬼玩意。   為什麼這樣的一個人會加入這種偵探社?   「阿坦大哥──」某天話就這樣脫口而出,他知道她比較偏好男性化的稱呼:「為什麼你會加入偵探社?」   正如同意料般的,上官坦玄並沒有停下工作。   兩個小時完畢,當默子緯抓起擺置一旁、由社長親親愛人呼延馨貢獻的德意志軍服外套時,一張捲得好好的紙條自口袋內滾出。   『那當然是、為了個死去的傢伙咩。』   龍飛鳳舞的字跡透露了藝術家的氣息,這提醒了默子緯之前轉交給哥哥的照片,每個命案現場對於攝影者似乎都是一場血的盛宴。   在默子緯來得及追問之前,上官坦玄就已經先離去了。望著對方騎著心愛的重型機車往下一場工作──酒店公關──前去,默子緯發現自己正莫名其妙的思考那紙條的意義。   為了個死去的傢伙咩。   遺憾的是默子緯從未有那榮幸進入上官坦玄那在頂樓之上的暗房,若曾踏入過也許會令這陷入思考漩渦的十八歲好過些。實在是太遺憾了、不、沒什麼好遺憾的,因為除了一名男子和屋主本人之外從未曾有人進入那房。   從天花板到地面,是滿滿的人物特寫。   同一人的特寫。   在黑暗中卻未失色的、燦爛的微笑。 傳說的第一章,嗯坦玄,你真是個難料理的孩子=____=b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