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堂鬼債行-尚.迪萊爾

在台北東區隱密的巷子中,有一家手工西服店是不宣傳但是在上流圈子十分有口碑的,除了店長兼裁縫師的尚.迪萊爾個性有些問題這點之外。

「歡迎光臨。」一拉開門,一個略帶沙啞的聲音便首先竄進你的耳裡,接著你會看到一名外國人有著淡色的棕髮和像祖母綠一樣的眼瞳。

他是尚.迪萊爾,中文名字叫夏寰宇。所製作的西裝包你滿意。

「啊、堂你看,我真是厭惡透了台灣的政治人物和教育制度!」身著貼身合適黑色西裝手上拿著中●時報的尚這樣對著剛推門進來的青年這樣的抱怨著。

對,即使不關他的事,他就是痛恨台灣的教育制度和政治人物。

「尚,快去把你今天要做的事情做完再來跟我討論你痛恨的政治人物和教育制度好嗎?」身為尚助手的堂總是輕而易舉的把尚即將要發表的長篇大論擋回去。

「真是的,一個老頭子了還那麼的囉嗦。」看著一邊碎碎念一邊走回樓上工作室的尚,年輕的男子開始了一天的工作。打電話、接待客人、作帳、充當跑腿的…就這樣一直重覆。

這個工作環境舒服又不忙,除了一件事是堂沒辦法忍受的-就是音樂。

「老頭!別再放些奇怪的歌好不好。」在聽到了第四遍的松健森巴之後,堂終於受不了的衝上樓去跟尚抱怨。

想像一下,在一家高級西裝店居然會出現『喔咧~喔咧~松健森巴~』是件多麼可怕的一件事。

只見尚一臉很無可奈何的說「可是我覺得很好聽啊…」

「見鬼的到底是誰把這幾首歌給這個老頭的!!」暴走般的怒吼。

這就是工作室每天必會發生的事。請相信我,『universe』真的是一家製作高級西服的店。(雖然沒有什麼說服力。)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世人道一日之計在於晨,這點尚深信不已。

所以他從早上五點開起便去公園慢跑,偶爾還會遇到我們英明又英俊的市長先生。六點回到家之後沖個澡,便開起聽起搖滾樂做起早餐。七點走到堂房門前叫他起床吃早餐。

偶爾,真的是偶爾。會有某個眼睛洞很大、正式學名叫衛青的傢伙會在六點半時跑過來串場。

「衛青,我知道就你眼睛是跟本就有洞,但是為什麼你到我家研究我做的早餐的時間那麼準時?Why?」拿著鍋鏟穿著咖啡色圍裙的尚雖然感到有些無奈但是仍以輕快的口吻問道。

因為愛,還有你的口頭禪又跑出來了」正在研究桌子上早餐的黑髮中年男子立刻丟出了這三個字。

「不要因為你前幾天重看了那部電影就開始用因為愛當回答來搪塞好嗎?」嘴上這樣說著的尚手邊俐落的收好流理台上的髒亂。

「對了,我幫你們三個人做好的西裝弄好了。」正準備坐下吃早餐的時候,突然想到這件事又轉頭到工作室拿著三套西裝出來。

「品質有保障的,雖然說軌煙應該不會穿。」因為他從沒看過那個老是跟陳博膝蓋離不開的他穿過西裝。

「嗯。謝謝啦。」終於研究完成的衛青抬起頭來拿好三件西裝之後便準備離開。

「慢走,下次三個人一起來玩吧。」送走了衛青之後尚扭開了音響,STING所唱的DESERT ROSE帶有拉丁風情的音符與他具有磁性的聲音隨即從音箱流出。

等到堂整理好自己下來樓下就也七點半了,剛好與衛青離開的時間錯開。

尚知道衛青並不怎麼喜歡堂,所以他總是這個時間離開。人總是會有秘密、人總是會有喜歡和討厭的人,所以他並不會去問衛青什麼,畢竟,他的隱瞞的比衛青還要多上很多。

「啊啊、今天的日子還是一樣和平呢。」這是尚每天在吃早餐必說的一句話,而這句話總是惹得堂一陣白眼。

有什麼好猜疑的呢,人與人之間就算是再怎麼親密的也是會有秘密的。保持那種距離才不會受到什麼傷害,這種自私的想法卻是意外的讓大家心照不宣的呢。

●和平之日

今天的地球還是一樣的和平呢。沒有怪獸、沒有WORM出來吃掉市民順便變成他、沒有自戀狂指向天空說「世界是以我為中心旋轉的!」真是太好了!

順帶一提,星期六每個早上堂一定會和尚準時收看某節目…。是什麼節目請自由心証。

Hello~化學超男子BOY~我找你們家尚。」打斷堂感動推開大門走進來的人是路克里多‧雷塔利‧吉恩拉斯特洛‧飛天十三世,該死難記的超長名字。

「雖然我姓堂但是我不是化學超男子!!你這個愛裝華麗的老頭!!!」照往例來說這時應該出現的是猶如初號機暴走時的怒吼,但是今天卻刻意壓低到只有兩個人聽得到的音量。

OH~堂BOY生氣會提早老化的喔~快跟我說尚在哪裡吧。」路克里多.雷塔利.吉恩拉斯特洛.飛天十三世慢條斯理脫下白手套放在右胸的口袋。

「老頭在樓上睡覺!昨天他才趕完一件低品味的晚禮服而已。」說完的同時,路克里多中間省略飛天十三世便從堂的身旁閃過優雅的走上樓去。

正當堂鬆了口氣,不用再跟這個華麗過頭的老灰仔(台)說話的時候一句話輕輕的掠過他的耳朵讓他背脊發冷。『少年仔(台)那件你所謂低品味的晚禮服是尚設計給我的喔~』

另一個意思就是,你知死啊(台)。

於是,在堂哀悼接下來三天會被美其名是聽力訓練實則是報復的多國語言攻擊時,一天又平安的過去了。感謝飛天十三世的幫忙,真是可喜可賀。(謎)

而接下來呢?就請各位自由心証啦~

●休閒時間

在工作室放假的時候就是尚的休息時間,雖然有的時候會有另一世界的『人』來串門子,基本上對尚而言假日是可以窩在家裡過著非常舒適的好日子。

至於尚所謂的好日子便是情報挖掘,至於情報來源有很多來自他的好朋友,現在浮在半空中的半透明老兄姓名叫做山本聖,是個有著山本頭坐著飛機從日本遠渡重洋過來的日本鬼,值得一提的他是坐在飛機翼上過來的,可以說是非法入侵。而不論國有國法家有家法鬼也有鬼法,就是這樣是也。

而現在偷渡客山本老兄住在尚房間裡,但是大多數的時候他不在房間內,因為總是會有一個陽氣重到過火的傢伙跑進來亂。

「啊啊、你們中華隊又輸了耶,還搞什麼加油加油啊。」今天有著山本頭的山本老兄在看到堂出去之後很快樂的便轉起電視來看他愛看的節目-新聞。

「吵死了,閉上你的嘴。」尚頭也沒回便隨手丟出了個符咒封住山本老兄,不論一個人或是鬼有在某些時候都不需要說太多話。

這是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鐵則了嗎,山本老兄。

「啊啊、小尚有人來找你了喔。」從山本老兄旁邊鑽出來的是一枚火辣辣的美女,也許應該說女鬼很愉快的趴在尚身上看著山本頭老兄的慘狀。

「命,是誰。」已經習以為常的尚沒有什麼反應的問

「是那個不怎麼多話的傢伙來找你,還帶了個矮子。」命很快樂的繼續巴在尚的身上。你問原因?照中國的說法因為尚是標準的陰年陰月陰日生,你說咧?

「嗯。」尚起身去打開門,正好與默熤影對上。

「這次是這個人嗎,默?他是你弟?」稍微低頭就可以看到站在默熤影旁邊的另一個身影,十足的美少年。

「嗯。」說話從來不怎麼長的默熤影點頭。

「你難道是要我做七五三的衣服給他嗎?還穿恨天高。」一箭穿心加一針見血。

『你這個死竹竿長那麼高就算了還說我矮!』默子緯,默熤影的弟弟。也就是那個被形容為七五三的人內心的OS

『哇,小尚你好毒喔~怎麼可以這樣說他~這樣以後會沒有人願意嫁給你喔~』題外話,命是個以搧風點火外加火上加油為樂趣的鬼。

「命美眉,再吵妳就完了。」隨手發出不知道從哪拿出來的符咒封住命,這傢伙還在為中華隊輸的事生氣,請各位不要在意。

「哥…他在跟誰說話啊?」在一旁看著尚自言自語的默子緯有些奇怪的問,內心再為尚加上一道評語『怪人』。

靈。」即使是自家的弟弟默還是使用極簡短的字句來回答一個問題。

「靈媒嗎…」分析完默熤影說的話之後,默子緯只感覺一陣冷風淒淒慘戚戚。

換做白話文來說,寒風輕輕的吹過外加一些雞皮疙瘩。

「總之是你要我幫這個七五三的小鬼做衣服就是了?」從旁邊桌上拿起一把捲尺比劃著默子緯,隨口又甩出了一句狠毒至極的話「鞋子的高度要不要算?」

默子緯石化。

常人道身高不是問題,但是有的時候是真的大有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