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題目沒有】-藍方-

  第一章

  那是個豔陽高照的午後。八月中,每個剛考上大學的大學生都還在玩樂之際,有個黑髮青年背著輕便的背包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

  「什麼鬼地方…」拿下眼鏡將額上的汗珠用衛生紙抹掉,那是個會被誤認為高中生新生的稚氣男生。雖然是這樣,不過他的確是已經快要成年的18歲(自稱)。而他所站的十字路口並不是柏油路,是有著古早台灣純樸風味的泥土地。

  也就是說他現在其實位在荒郊野外。

  「大…混…蛋…」季夜看著一望無際的田園,嘴裡脫力的唸著聽起來沒什麼魄力的罵人話語。「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有什麼大學…!我一定是被騙了!」

  「你是在碎碎念什麼?」從背後冒出來的聲音硬生生把季夜嚇了一跳。「哇!」他回頭時,看見的是一個高大的人影。由於對方背對著光,所以他看的不是很清楚…不過以體型來看,應該是個男人。「不好意思,請問你知道這附近有任何學校嗎?」既然有人就問吧,他這樣打算著。

  男人走到他身旁,季夜這時才看清楚那人的臉。是個將長髮在後面紮成一條毛毛的、亂七八糟的辮子,穿著白色汗衫、顏色誇張的短褲、蹬著一雙夾腳拖鞋的…應該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青年。

  啊呀。好經典的台客。

  「有地圖還是地址嗎?我看看。」那人對他伸出手。

  哦,笑容好漂亮。「喔,嗯。」季夜楞楞的將那個神秘通知信遞了過去。青年從口袋裡掏出一根香菸──香菸糖,放在嘴巴裡喀滋喀滋的咬。「原來是這樣,八成是青華大人幹的。他之前就在嚷嚷著說要找真正用功的學生來給我們看看。」青年瞇起眼睛,然後在嘴角勾起笑。季夜注意到他的眼睛是內雙,而且歛下眼時,可以看見在雙眼皮上的紅色…

  眼影?

  刺青?

  這八成是個怪人,雖然怪人長得很好看而且居然連這樣的眼影(?)和穿著都無法減損他的美貌,但青年依舊下意識的想逃走。「那個…既然沒有的話…我就先走了,不好意思打擾你…」

  「急什麼?」青年將通知信塞進口袋,伸手一把壓住他的肩膀。這個動作把稍嫌瘦小的季夜嚇的連汗毛都豎起來。「你、你想幹嘛…」

  「帶你去報到。」

  「騙人!」怎麼看都不像!這種情況比較像是要搶劫我吧!季夜在心裡吐槽著。「我告訴你喔,就算你綁架我我家也拿不出贖金的。」

  「我看起來有那麼兇惡嗎?」高大的青年露出苦惱的表情。「真糟糕,我被當成壞人了耶。」

  「你無論怎麼看都很像壞人,尤其是現在這種情況。放開我啦。」勉力地壓著自己快要發抖的聲音,季夜只想逃走了事。

  「不行,不就說要帶你去報到了嗎?」又是那個瞇起眼睛的笑容。紅色的眼影勾出眼尾,往上挑的丹鳳眼。

  誇張…的漂亮。

  「記好我的名字,季夜。我是吳啟,通稱小保生。」

  「保、保生?」

  「保生大帝吳起的…後裔。」吳啟邊說著邊拉著他向前走。由於震驚所以差點跌倒的季夜被迫踉蹌的跟著。「騙人!」這個人八成是腦袋壞了!

  「騙你幹嘛。」吳啟回頭對他笑笑。「需要我飛給你看嗎?」

  幹嘛說的一副自己好像真的會飛的樣子?季夜皺著眉。「喂,你從剛剛開始就拉著我在繞圈啊,你耍我喔?」

  小保生-吳啟,停了下來,然後回頭好奇的看他。「…你看不見嗎?」

  「看不見什麼?我雖然近視八百多度,可是我現在有戴眼鏡。」

  「不是那個問題。」吳啟皺著眉,低頭想了想。「難怪,我還在想說你怎麼不會怕。是說你看不見居然也沒能摔下去,這也算是一種才能嗎?」

  「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季夜終於找到機會掙脫他的手。「我要走了,就跟我媽說找不到學校好了。再見啦。」他轉頭就打算往回走。

  吳啟大吃一驚。「啊!回來!」

  「誰理你…哇啊!」季夜忽然間一腳踩空。在田埂的正中央一腳踩空實在是非常奇怪的感覺,但是他現在的確親恩經歷了。吳啟用很快的速度衝過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季夜還來不及喊痛就發現眼前的景象正在慢慢改變。眼前荒蕪的田埂和泥土地慢慢的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鐵灰色、閃著金屬光澤的一個…

  巨大的懸空平面迷宮空間…

  「…」青年張大了嘴巴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這應該不是現實中會發生的事情吧?應該不是吧?現下他正懸掛在迷宮走道的旁邊,而吳啟正在他的上方拉住他。由於只用一隻手支撐全身的重量,他覺得關節都快要脫臼了。「痛…」終於,他對緊緊抓著自己的小保生發出了抗議。

  「痛個頭!要不是我抓住你你就完蛋了!另一隻手給我,然後爬上來啦!」吳啟氣急敗壞的吼著。季夜也不敢再多說什麼,聽話的伸出另一隻手拉住吳啟,慢慢的爬回原本的走道上。(正確來說應該是被吳啟拖上來的。)

 「謝…謝謝你。」季夜氣喘吁吁的趴在冰涼的石版地上。「不過這裡什麼地方啊?還有這裡明明剛才還是稻田的啊?」

  比起沒出什麼力的季夜,出力把人拖上來的小保生倒是沒怎麼喘。「其實如果你沒有遇到我的話是沒什麼差啦,這個通道是專門作給『我們』走的。不過既然你已經摸到我了,就會一起受影響。」吳啟說著些讓季夜完全聽不懂的話。青年看著他,雖然不懂,但是自己並沒有想知道的衝動。

  「總之,歡迎光臨~這裡是易天學院的大門口,恭喜你沒掉下去。」吳啟邊說著還邊做了個誇張的彎腰敬禮動作。

  季夜呆了呆。「易天學院。」

  「嘿啊,就是你要去的那個學校。」不知道何時已經把第一根香菸糖吃完了,吳啟又摸了一根出來嚼。「歡迎你啊,新生。」

  「我一點都不想當你們的新生…」季夜脫力的爬起來理了理衣服。

  「這也沒辦法,你遇到的都是些不講理的傢伙嘛。」

  「我已經很深刻的體認到了。」那張怎麼做都毀不掉的入學證明就是最好的例子。

  吳啟朝他伸出手。「走吧。去報到。」然後順便給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青年看了他好一會,然後嘆口氣,握住了他伸出來的手。

  迷宮不太難走,只是三步一小轉五步一大轉,繞的人暈頭轉向。「為什麼要設計這種東西啊,神仙都太閒嗎?」總覺得自己多走了好多冤枉路的季夜看著明明在眼前卻始終繞不過去的大門,氣喘吁吁的說。

  「你真的很虛耶。」吳啟停下來讓他稍做休息。「雖然學院是隱藏起來了,而且在人界的入口也很偏僻,但還是怕會有凡人不小心走進來。所以如果不是繞著正確的路走,凡人就無法進入學校。而一般人是看不見這個迷宮的,所以等於是兩倒防禦措施囉。」

  「那如果是乩童呢?」休息夠了,季夜繼續跟著吳啟繞。

  「乩童不會來這種地方。應該說他們的神不會讓他們來,因為這裡是只給仙人上的學校。」拐過一最後個彎,總算是看見了一條直達大門的路了。

  只給仙人上的學校…「你剛剛說不照著正確的路走,凡人就不能進來,難道我每次上學都得繞這麼一大段嗎?」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廣大的空間,季夜心裡頭涼了半截。這根本就是變相的體能訓練!

  「這個就要問問青華大人了,看他要不要給你做個令牌什麼的。」無所謂的走進了宏偉的大門,吳啟說著。而跟在後面的季夜則是在門口停下了腳步。他仰望著那個巨大的門,在呆住的同時心裡也發出無聲的讚嘆。

  那是在自己所居住的世界看不見的鬼斧神工。真要勉強形容的話,那門有點像中正紀念堂的大忠門,但是上面的雕飾之精緻是其萬萬不能比擬的。門楣兩旁的石龍就像是隨時會掙脫那外表的桎梏竄升上天那樣的活靈活現,底下的紋飾也是漂亮細緻到無以復加。而門的材質是通透的白,會散發出霧氣那樣的迷濛白色,但是又好像會發出光芒一般的閃耀。

  「季夜?」

  「啊、喔。」聽到吳啟的叫喚,青年才楞了楞,依依不捨的收回目光走向他。「不好意思。」

  吳啟笑笑。「很漂亮吧?」

  「嗯,尤其是龍。」季夜老實的點點頭。「美的讓人覺得不真實。」

  「你可以摸摸看啊,那是真的。」小保生走向大門,然後將手放在上面。「上面的龍更是真實到不能再真實。」

  「啊?」季夜呆了呆。那話中似乎有話,可是他聽不懂。

  「沒什麼。快走吧~青華大人應該在等你了。」吳啟拉著他的手往學校裡頭走。季夜在被拉走的同時,奇怪的回頭望了下那座龍門。

  似乎聽見了什麼聲音。青年沒有多想,皺了皺眉就繼續將注意力放在前方的路上。吳啟偷偷瞄了瞄他,心裡總有種奇怪的感覺。

  這小子,真的只是凡人而已?

  「前面那個是什麼?」從大門開始,他們就沒轉過彎,筆直平坦的道路盡頭是一個八角形的矮台。

  「電梯。」吳啟忍住笑。

  「電、電梯?」

  「騙你的。不過功能沒差多少,傳送用的東西。」吳啟看到這種對什麼都很認真的人,就會很想開開玩笑捉弄他。

  「這是在打線上遊戲嗎?」傳送之陣啊。

  「像你這種乖乖牌學生居然也打過啊。」

  「聽起來不太像稱讚啊。」季夜半瞇著眼瞪他。「是稱讚啊~稱讚~啊等會我還沒上去的時候你別上—」吳啟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季夜一腳踏在台上走了上去。「啥?」

  「…節哀。下次碰到不熟悉的東西時記得先聽別人說話喔。」吳啟先是怔了怔,然後笑著跟他揮手。

  「咦…哇啊!」季夜還沒有把那聲疑問詞說完,腳下踏的太極陣就發出了刺目的光芒。他眼前的景象完全被強光整個淹沒,季夜第一次知道光可以像洪水般來勢洶洶…

  「啊。」在整個學院裡頭最高處的校長辦公室裡頭的青華啊了一聲。

  「怎樣?」玉皇放下手中的文件。

  「…來了。可是,又跑去奇怪的地方了。」依然身著女秘書套裝的青華皺了皺眉。「小保生沒帶好他。」他站在落地窗前,幾乎可以俯視整間學校。

  「是踩到太極陣了?就跟你說別放在路中央嘛。」

  「當初那東西踏上去若在三秒內沒想出地點就會隨機傳送的點子可不是我想出來的啊,玉皇大人。」

  「你不覺得這樣很有挑戰性嗎?」玉皇自以為俏皮的對他眨眨眼。

  「至少被亂丟的季夜不這麼覺得吧。」青華嘆了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