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堂鬼債行─野

【當初的青春年少?】 「前面那位高高的同學…」 「什麼事?」禮貌性的回頭,一張足以禍國殃民的美貌臉龐回頭看著叫住自己的人。 在他眼前是將制服穿得透出一身黑色霧氣的少年,輪廓是古典的鵝蛋臉,藏在厚重瀏海後的眼眸慵懶著、或許該說無神的望著自己,依稀是藍色的眸光…藍色的瞳孔? 整頓起來應該是個美人吧。 「啊啊…我感覺到了……舒服的電波………」隨著越來越靠近自己眼前的手指,跟緩緩傳入耳中悠悠的音調,1、2、3,倒在他懷裡的動作一氣喝成。 發生什麼代誌?囧 東莞月,自認為自己(還)是正常人的16歲夏末秋初開學時刻,在該是最正常(?)的學校內遇到了他人生中第一個怪人,自此走上了不歸路。 何居野,是一個怪人。 但是最初的他,還沒有那麼怪。 「阿野,你在幹麼?」雖然自己驚訝的程度還不到尖叫的地步,但是同班的女生早就已經邊尖叫邊逃跑了。 「我…」何居野一臉睡意、要死不活的樣子,捧起手掌裡正在啃著葵瓜子的哈姆太郎…不,是一隻隨處的陰溝都可見、偶而還會冒死穿過馬路的大大的灰灰的肥老鼠。 「我…正在跟淡水河3號聊天啊,你說對不對,阿淡3?」朝著手掌老鼠的方向歪點了個頭,他手中的老鼠也一直跟著他點著頭,彷彿真的聽的懂。「附註一提,昨天淡水河1號跟2號…也就是我手上3號的爸爸媽媽,他說他們還躲在我們阿導…辦公室的桌子裡…喔……」 聽的懂老鼠講話?等等,現在是在演哪一齣?東莞月突然覺得有些暈眩。 「還有…」無視於班上女同學的尖叫連連,何居野繼續對著老鼠講話,「啥?阿導明天要考物理臨時抽考啊,今天剛上到的範圍?」細聲細氣的,只有東莞月聽到了他在說什麼。 「阿月,物理筆記…」淡水河三號馬上一溜煙的跑的不見蹤影,又引起了女同學的驚叫聲,彷彿目空一切、或許該說他一直在發呆的何居野緩緩的對他伸出了手。 「明天真的要考物理小考?」他還是不太相信眼前怪怪的朋友真的聽的懂老鼠在講什麼。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情報…不過物理筆記借我抄……」沒聲沒氣、彷彿快要死掉的悠悠語氣。 當晚,半信半疑的東莞月還是認真的念了物理。 結果,隔天早自習,他們的班導帶著一臉哇哈哈哈,幹什麼、沒看過壞人啊的微笑,啪的一聲發下了物理考卷,無視於全班的哀嚎。 搞不好,他真的聽的懂老鼠在講什麼?幾乎全都會寫的東莞月、一下子就解決掉了考卷,他看著坐在自己斜前方埋頭寫考卷的的何居野,一臉深思。 【電光石火】 「是默學長耶~」少女A花容失色(誤!)、花枝招展的說著。 「默學長那種又酷又靚的冷漠氣質比什麼什麼明星都還讓人傾心啊。」少女B的心花朵朵開、毫無顧忌的凝視著腳步輕盈到像是在飛簷走壁一般的默熤影。 「阿影影~~」趴在窗子上的東莞月探出頭來,對這自小學到高一都同班的青梅竹馬興奮的揮著手,原本兩人同班的時間紀錄還在持續中,不過高二那年兩人雖然分開了,不過依然仍在隔壁班,而高二這一年,正是還自認正常的東莞月遇到何居野的那一年。 默熤影停下了腳步,身上的氣質像是冰一樣寒的凍人。 「哎~呀…這不是、默大人嗎……」不知何時站到東莞月身邊的何居野,平常好像快要死的語調不知道為何隱藏著些許的敵意。 看不出想要如何處理眼前敵意的默熤影冷下眼。 「月。」 「什麼什麼?」難得阿影願意開金口耶。 「何事。」果然是講話連他自己名字的字數都沒有超過的人。 「就是心樂他說…」東莞月開始呱啦呱啦的講著放學之後跟隔壁女校的好友余心樂的行程。 而默熤影跟何居野相對的視線在瞬間變得電光石火,對這兩人來說,都是很稀奇的事情。目空一切的默熤影跟彷彿什麼都不在乎的何居野,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太對盤。 而可能就是罪魁禍首的東莞月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還是故意隔岸觀火呢。 【能跟怪人攪和的人,一定具有成為怪人的潛力 ──其實正常跟不正常只有一門之隔】 「熤影的意思是說,你最近變的很奇怪呢,阿月。」看來是唯一解讀的了沉默寡言的默熤影到底想講什麼的人,大概非余心樂莫屬了吧。 「我哪有,我很正常啊。」依然力執自己是正常人的東莞月端起了咖啡歐蕾滿足的喝著。 「因為那個何居野…咦,是誰啊?不過阿影說他是個怪人。」 「阿野是我同班同學啊,而且這跟我正不正常有什麼關係嗎?」啼笑皆非的回答著。 「有關。」默熤影冷冷的說著,接著再度繃緊了嘴,大有我不說話、就是不說話的堅持。 「喔、熤影的意思是『能跟怪人攪和的人,一定具有成為怪人的潛力』。」余心樂馬上翻譯出了默熤影心底到底想講什麼話,「而且你現在的情況,就像被撬開大鎖的大門,只要再有人輕輕的推波助瀾,門就會開了。」然後變成怪人,雖然也沒什麼不好啦。余心樂在心裡補註。 「哪有這麼簡單啊。」東莞月不以為意的笑著。 誰知…後來與他相遇的情人徹底證明了這一點。 門真的輕輕一推就開了喔v 這是呼延馨後來的證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