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堂鬼債行-2006年開場

  

偵探社:那邊的烏龜給我閃邊!那邊的金田七八九也給我閃邊!

        吾等:王道的相對詞,叫做地道!!      天音:並不是好嗎。                  不過地道這個名詞倒是對了:地下水道。      跟需要彎腰縮身的想像不同,地下道的高度足以通過一張國王尺寸的床墊。      會有這個比喻,是因為確實有人在這裡搬過床墊。      深色光線映出飄搖陰影,路線陰冷,老鼠鬼鬼祟祟溜過嵌道。男人瞇起眼睛從中搜尋路標,預期從石灰粉塵的陳舊中、看見邁向國際化中英文標示──                  。                  當然不是這麼規矩的東西。      這裡呢,所謂的路標,最多就只是某個漂亮傢俬放個牌子:                  向左向右向前向後向上向下,謝謝光臨。                  他初來乍到,就親眼看見小老鼠從天花板的水管設施掉下來,當場將向左的牌子轉成向右。而自己完全有違人生三律──【多金(銅臭味),帥氣(台客痞),縝密(自以為)】地楞在原地。      轉頭時還狠狠地踩了大型不明生物一腳。      原本坐在黑暗裡催眠自己是礦物的這個灰色形體──,如今通稱阿野子──被這重重一腳踏醒。      (人客──請──)      身子悠悠一晃,耷拉著雙手雙腳爬出,灰色生物用著讓人聽之喪失獸慾的台詞,      (往這走~)      若不是這類似殯葬業出殯的腔調,他當時挺甘願對這灰撲撲的古典美人動上邪念。      嘖。                  現在處於回憶模式中的男人,簡直就像個多愁善感得要命的風流才子,如果不是眼前突展一片小型汪洋、導致他口爆粗話──                  「法克!」門離自己僅咫尺卻不得而入:「淹水──」                  像是呼應著這句話,一記悶聲響氣的水壓立刻自牆面爆出水柱,將〝維修中請改道v〞的告示牌沖下水底。                  …………法克。                  有些事情要用國罵才能響應當時的心情。瞭嗎。               

馨油:香醇可口/調味妙品

        屋內的氣氛,未成年不宜。      歪一邊的索書號標籤,散落地上的襯衫、領帶、眼鏡,警棍、電擊棒、警用槍套。                  ……靠么你們演什麼情色糖果屋啊!                  灰色制服,從高領硬扣和式樣獨特的褲管就能辨認出是德意志軍服,胸章和肩扣搭配得完美無暇,看來挺像個身居地下室的希特勒後代──雖說這傢伙,跟情人躺在床上,衣衫不整。      「哎呀奸商北鼻──」社長東莞月如是招呼,趴在社長身上的戀人呼延馨也跟著抬頭,「哎呀韓大官人──」      「給你屁個官啦!」韓商立刻用鼻音表達不屑:「那個維修中的牌子真的是掛好看的喔!」      「維修不就是維修嗎?」      「在下做了很多代用通路標誌的說。」      他們從床鋪爬起來,臉上天真無邪得像是這張床擺錯地方。      「那可以叫做標誌的話,」薄而顯銳的嘴角往下扯:「我還不如穿個前開檔褲跟你說這是二OO七年的時尚流行好了。」      韓商現在的狀態可以這麼形容:濕黏半透明曲線畢露。      「性感斃了。」兩人很是讚嘆地恭維。      「還用你說。」               

沉默的男人,最好玩弄。心一個。

        所謂地下道,四面八方。      掀開一個水溝蓋,你即將進入另一個世界。                  默熤影駕著四輪驅動的吉普車,把地下道開得暢行無阻──請忽視他從哪裡下來的──不過可以偷偷說,據說水壩也遭到了天堂幫的毒手。                  「厚,阿影你跟忍者龜一樣帥氣挺拔。」                  所以默熤影先生除了演忍者龜以外也可以去拍蝙蝠俠。                  「…………」                  默熤影手上閃出把絕對是從彈藥庫走私貨挾帶出來的HK33型步槍,臉上的表情淺顯易懂:我可以將你就地處決。                  「呀熤影帶了新客人,這是誰?呀皮膚好好,在下可不可以咬一口?」呼延馨的舌頭跟他撲倒對方的機能、運作得一樣迅速。      「不可以!余心樂發出了凡是常識人應該都會有的反對:「他就是上次提過的、熤影的弟弟。」      陰沉度跟兄長有得比的少年,有張毫不枉費其資優生身份的容貌,皮膚好到極致的程度。      「上次是哪次?」呼延馨的記性全都被妄念剝削掉了。      「建中資優班的那只。」東莞月終於找對時間擋住達令的外遇行為。      「呀呀在下記得了就是那個填錯志願表導致從台大電機還哪系跌到慈──」擊掌。      這麼長一串不必用嘴巴講啊先生。沒關係可以當作沒聽到。      「不是慈濟,佛光。」      是人就不要在傷口上灑鹽啊先生。算了你大概不是人類吧。                  臉孔有很多性質,而這張屬於無論如何都是美少年等級的層次。      現在,這個美少年,默子緯,正眼眶含淚,咬緊下唇地盯著哥哥,表露出小狗被主人晾在衣架上的哀愁感。      東莞月保持理性地拖住旁邊蠢蠢欲動的達令。      「對了,小砂沒來?」      「產檢。」這句來自名字都比回答長的默熤影。      「產檢──產檢!?」俊美的面孔頓時化成地獄厲鬼:「見鬼了你這個冰山老妖怪!怎麼不陪你老婆去作檢查!?」      背景OS是:沒事陪你弟這個戀兄癖幹嘛!      不過即使背景字都作成中文布幕,默子緯還是繼續套用自我哀愁的背景。      默熤影嘴巴閉死,絲毫沒有要解釋的打算。      「不是啦、不是小砂,」余心樂(常識人)急忙權充解釋者:「是小砂家的天竺鼠的產檢。」                  天竺鼠要產檢?東莞月(大老闆)默默地問。      對啊要產檢。余心樂(常識人)默默地回應。                  「?」默熤影接通響起多啦O夢音樂的手機,當然是摯愛老婆小砂親親挑的,「──嗯。馬上到。」      接著他就以『根本沒有必要對現場情況作解釋所以我現在要回去忙了』的模樣,一手拉住東莞月回車上。      「現在是怎樣?回收?要回收嗎?」      對默熤影完全呈現個謎認知的呼延馨使用了奇怪的形容詞。      「等等,阿影。」東莞月嘆氣,「親愛的,我跟阿影去警局。然後你請阿尚過來這──」      話尾才剛結束,現場就被揚長而去的引擎聲、水管爆裂聲和慘叫聲淹沒。                  人生,需要一個好的導師。      這裡,需要一個好的工人。(假裝沉痛貌)               

這裡是台灣台北呀你。

        「韓商先生,不要動人家的褲檔。」      「因為他沒反應嘛,我想確認一下是公的還是母的。」      「絕對是男的。我確定。」余心樂(常識人)從東莞月(大老闆)那邊延續了身為貞操帶(謎)的功能。      「子緯,穿這件看看。」呼延馨抽起套衣服。      「…………。」默子緯滿臉愁怨的模樣站起來,理智倒是還沒脫離常軌:「………………這是啥?」      「跟你的恨天高很搭配的搖滾視覺風紅皮裘大衣v」      「……沒有普通一點的衣服嗎?」默子緯發出微弱的疑問。      「不然子緯穿這套?」野望一‧弔帶襪配沒有安全褲的迷你裙!      「因為這裡掛的都是整套的制服。」韓商聳肩:「偏偏這群人的褲子你穿起來就是太長。」                  就算是幼稚園小孩都知道,不可以隨便對陌生人說:      壞人杯杯你長得好可怕。                  同理可証,死都不可以說:      你真矮,你還是男人嗎。                  尤其當對方真的是男人時。                  就在這個定理完全被韓商、呼延馨以及被拖下海繼而發現有潛力(什麼潛力?)的余心樂大破壞驚怖場合下,美少女登場。                  合身牛仔褲搭件白色的牛仔外套,身材苗條,臀翹腳長。      修長美少女範本,活的。      對不起這是沒必要的補充。                  她,從他的,腳丫子,開始往上看。      眼線濃烈,神色迷濛。嘴唇鮮豔,角度微妙。                  默子緯瞬間地板通電似地跳起來,然後,                  ──媽啦!他剛才就算淹死在水溝裡也不該把鞋子脫掉的!                  呼延馨「呀──」地揮起野望二‧空姐制服開心招呼:「小墨好久不見,剛從樂團過來?」      「不、等下才去。現在是順道過來。」      徐知墨下巴一抬,雙腳一煞,擺明了她個子就是比他高。                  ──那什麼玩意(無聲OS)                  (↑ 肢體翻譯。)                  ──玩意!?                  默子緯張開嘴巴想要抗議:                  ──妳的眼神也太鄙夷了吧!不平等!忽視人權(繼續無聲的OS)                  (↑ 總之完全實踐首席高校優等生的奇妙榮譽心。)                  「有 電 波 。」      對動物生物人類等等這個世界上的造物、其電波接收力都極高的人類,阿野子,維持頹廢的樣子,窩在隔了一道門的角落,如此傳達了所謂的天啟。      「汪。」隔壁的老大難得表達認同之意。                  「在下是不是聽到狗叫聲?呀老可愛今天也日安~」      呼延馨立刻轉移目標,從屋內撲上稱霸地下水道的老大──種類是犬科。      老大(犬科)立刻枉顧其威風凜凜稱號,抖擻一身黑毛,歡樂地奔上去,與牠一見鍾情的對象(人類)磨磨蹭蹭。                  皆!今年是狗年!   要照顧好你身邊的狗狗噢!(拋飛吻)               

工讀生、臨時工:想要用自己的名字印盒名片嗎?

        一男一女。      戴著手套穿著橡膠鞋,圍在疑似謀殺案發生的現場。      雖說這個小組看起來更像準備出殯的業者:黑制服,黑西裝,黑領帶──不過他們是貨真價實的(掛名)偵探。      戳戳,戳戳。      儒爾蹲成一小團,用大不敬的方式──以樹枝打探地上、貌似安詳的屍體。      「我送樣本過去。」夏東籬偏頭:「你是要怎樣?」      「妳回來牽車時可以順便載我嗎──欸妳隨便問我就隨便說嘛。」儒爾一臉『是妳問我的,何必當真』的委屈感。      臉上寫著『算你識相』的夏東籬瞇起眼睛。      隨後她以在全世界最便宜的方式──11號公車,步向某個水溝蓋。      朝位於地底幾萬哩(誇飾)的天堂偵探社前進。                  「阿尚尚尚~」四拍:「尚迪萊爾~」      「可不可以把姓名分開叫?」      「四個字連在一起唸才像哈根達斯。」冰淇淋。唸起來會比較好吃。      「……。」原來如此。      「你看看,阿影的轄區。」丟給對方個裝有衣服釦子的小型密封袋。二度失身濕身後決定換睡袍的韓商、大開美腿坐得亂七八糟:「怎樣?」      剛被辜負一席知名稱號的尚‧迪萊爾摘掉頭上的軟呢帽,脫掉麂皮手套,對證物擺出沉思的模樣。      非常有異國探員的架勢。      「──酒醉、心肌梗塞、想求救沒零錢打電話的組合。」      天曉得他可是個通靈師。(搖頭、嘆氣)      「所以這個屍體是咎由自取。」夏東籬知道可以結案了。      「是的。」      「今天也麻煩您了。」夏東籬簡單地敬個鞠躬禮後離開。                  收工,收工。      那個咎由自取的屍體隨你自由表達憐憫。                  上官坦玄手裡拿著紫外線攝影機洗出來的照片。      「坦玄。好久沒看到妳了。」正等著新屍體送過來的水無月凝,在進解剖間之前停步:「送照片來?」      上官坦玄挑眉,很肯定從對方衣襬下緣露出來的蕾絲花邊,是COS瑪歌皇后專用馬甲的一部分。      不過這個不用提醒也沒關係。      「──嗯,我剛好在現場。在那群白痴毀滅證據前拍了些照片。要給熤影。」關係歸關係。好用就夠了。      「好壯烈的現場。」瑪歌皇后二代‧水無月凝翻動照片:「聯絡鄭紫了嗎?」      拍攝現場鮮血淋漓的程度,足以讓跟妖魔鬼怪同等級的鄭紫,心甘情願貼在地面上,沿著血路舔舐爬行。      問題是現在找不到這個心甘情願者。      題外,五更腸旺應該是個符合台灣本土懷鄉食物的宵夜,今晚就吃這個吧。      「我懷疑他根本沒帶手機。」      說到這個實際上也沒見過幾次面的鄭紫,兩人都皺起眉。既是不滿,又很難真正表示不滿。                  立足反光玻璃之後,可以看到徵詢與被徵詢的兩方。可以看得仔仔細細、仔細到讓人厭煩的程度,也可以隨便到一轉頭就忘記犯人的臉孔。      而上官坦玄一眼就看出,負責作筆錄的警察、肯定沒什麼經驗。      至於這隻菜鳥的筆錄對象,是個穿著運動系裝束的女孩子,年輕得讓人訝異。      笨拙的對話很快就引起爭執。      女孩子頑強的臉孔上,表露出了對於權勢的不滿。                  一摘耳際、揚手一拋,物體以抓得恰好的力道騰在桌面上──價值不匪的紅寶石耳墜。                  「你們有本事昏聵,我也有本事貪污!」                  上官坦玄回頭,看到一臉不以為然的默熤影和東莞月連袂出現。                  「她確實是不用把我們看得太清白。」      東莞月一臉笑意,輕快地說出了少女的名字:      「──明日香井 唯小姐。」                  結果,鄭紫這號神龍見首不見尾、連性別都搞不清楚的人物, 在何方呢?      他,正在人體解剖展的會場上,歡歡樂樂地編織著人生夢想。      只恨不能打開低溫防腐玻璃櫃,跟展示用的屍體樣本來個甜蜜近身接觸。      附註,鄭紫是男的,打包票。                  其實這裡偷偷把月達令寫得很帥噢,大家認不認為?v(害羞跑開)←夠了               

蕃薯地:喂,你管我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還是金光黨。

        衛青打開手上的PHS面板,赫然是三個大頭的集合照,對之緬懷了幾秒鐘,又轉移陣地到電腦前開始上網喬部落格。      「噢,族長,我回歸蕃薯地了。」眼睛洞很大(解釋方法:近視嚴重、目若無賭、有眼無珠)的衛青將頭向螢幕湊。      「蕃薯地是什麼東西?」後面半昏睡的聲音問。      「蕃薯藤的部落格。」      「好沒創意。」      「啊不然咧?」      衛青轉頭看向三劍客的友人之一:馮軌煙──他伸手摸起副沒有度數的古馳膠框眼鏡,按了按脖子,一臉美貌呈現出神(你可以小聲說是痴呆)的狀態。      陳摶躺在馮軌煙腿上呼呼大睡。臉偏向一個不知道該形容成曖昧還是危險的地方(褲檔),眉毛則皺為〝先生您是跟周公在冷戰期嗎?〞的角度。      馮軌煙歪頭看著在自己身上,關係有深有淺總之一律匪淺的男人。      「阿~」      「是阿。」      發音相同的繁體中文字,誰管你國字對不對!      「阿~我腳~麻~了~」      他是我男人,就算要叫飯糰你也不可以有意見!                  好吧,今天也依然恩愛的一對老中年。(←就某方面來說好像並沒有錯誤的認知。)      順便說明,如果鏡頭角度換一換──      衛青,陳摶,馮軌煙正是PHS面板當中,三人大頭照的原始範本。      同樣的地下現場,就這樣換了票人。                  無間道可以天天拍,   老師可以年年整(無關),   我們當然可以換人演演看啊。(打扇)               

繪本一二三:狐狸與忠犬

        「──請問有人在嗎?」      「──小童。」衛青滑動椅子:「啊你要找誰?頭兒連著週邊剛剛都出去了。」      週邊閒雜人等的專用稱呼。      「這樣嗎?我是想跟馨前輩借一下老大。」      童淇宇遞出手上的捲縮舞章魚燒,香噴噴地喚醒了現場人士──然而立足其後,冷著張臉的沈亦杰,讓人食慾盡失。      馮軌煙跟陳摶決定跟超級好睡的沙發再續前緣。                  反正永續利用對環境是有益的。(冷)                  「老大嗎?阿馨剛剛牽牠出去散步了。」                  如果那小花狂開的場合也能稱之為散步的話。                  抬眼睨了睨面無表情到凶惡的淇宇同居人。衛青想。沈亦杰總有一天會修鍊成另一個默熤影。      假如現在開賭盤,賠率肯定是零。      噢耶人生中的第一場暴利,來吧!(跳起奇妙的祈雨舞)                  因為愛用的小蘋果水土不服,花了番時間才自天花板上方拉到條健康有力網路線的季夜,肩膀上坐著SD人型小九,從天花板垂直降落。(!)      季夜發現自己降落進了蠟像館(沙發上兩隻),一個收費員(衛青),兩個訪客(其中一隻是美好的正太)。      「──好微妙的現場。」      「阿夜仔。」衛青做出了奇妙的招呼:「噢你肩膀上的小九今天有狐狸與忠犬的風格咧。」      「沒錯。阿青你也看了電影對吧?說到狐狸與忠犬。」一秒達成共識的兩人偕同轉頭:「小童,下一部進行得怎麼樣?」      「呃。」其實就是〝狐狸與忠犬〞原作者的童淇宇歪歪頭,一手拿章魚燒(不合時宜)一手拿繪本(生財工具),害羞地笑笑:「我在想,捲毛反攻花枝應該不錯。」      捲毛,狐狸's name。   花枝,忠犬's name。      捲毛與花枝。      沈亦杰的臉色越來越灰不是沒有原因的。      好樣的捲毛與花枝。                  阿拉伯鑽油井!   我要暴利暴利!   (↑不明喊叫)               

吃飯皇帝大。姊姊我好愛妳──

        當人類的,這輩子總是會有幾百個頭銜。      例如說:忘年友人,年輕的人妻,美少婦,呼延馨的外遇對象疑似(噓)      現在頂著這些頭銜欺騙死老百姓華筠,正優雅地交疊起修長雙腿,坐在溫柔暖陽沐浴的位置下,剪周刊──      ──的超市折價卷v      「那,」發出了繼續符合著優雅外表的感嘆:「決定好今天的晚餐了v」      步行於全然日系風格的高級透天厝內,華筠決定今晚帶到地下世界的菜色是:      用北海道帝王蟹跟伊勢蝦子和丹麥奶油,精心烹調v的奶油海鮮義大利麵。      謝謝各位捧場唷(拿喚狗鈴貌)                  叮咚。      呼延馨摸回電腦網路,開了MSN。      叮咚。      這是傳回。      叮咚。      再次傳回。      叮咚。叮咚。叮咚。叮叮咚咚。                  「可不可以把音量調小一點?」      剛從警局回來的東莞月自門邊探頭。這訊息音連他在浴室都聽得到。      「這個在下沒辦法。不知是誰給華姊姊加裝的程式,一傳訊息就會有配樂出來。」      而且還是〝小姐請你給我愛〞的節奏。      這個誰呢,反正一定是偵探社的誰,絕對不會是華姊姊家的忠犬八公──不對,華姊姊家的老公。      「對了對了,華姊姊等一下要過來做手工義大利麵給大家吃v」      「是嗎?那在這之前先讓我嚐一口點心吧──」                  叮咚啪!                  準備再度上演年輕夫妻蜜月戲碼的兩人偕同轉頭。      「……什麼玩意?」太激昂了吧這個。      「阿飛驚嘆號。」                  啊,看來這個程式一定是阿飛驚嘆號給的。      東莞月忽然理解到這配樂的陰謀根源。                  其實這個阿飛,並不是偵探社的人──(謎底終於解開了!)      不過,跟偵探社有關係──(也就是這個那個的敵對關係。)      這個人的名稱是:阿飛驚嘆號。        (阿飛!)      全名──(翻閱偵探社名簿、複製)──路克里多‧雷塔利‧吉恩拉斯特洛‧飛天十三世。                  因為太長了所以簡稱阿飛!                  「……現在是怎樣?」對方雖然遞了訊息視窗過來,可是內容是空白的。      「我看看,『阿飛親愛的新年後快樂v』」                  〝是啊,農曆年後快樂=|=〞                  「『嗯發生了什麼事?』」                  〝吾正在煩惱要穿什麼衣服過去你們東家的屋頂才好=///=〞                  蒼天的台詞:…………………………………………。                  功德圓滿。      攻得圓滿。   (虔誠合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