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102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朋友這種東西嘛…

「美佑姊姊好!美佑姊姊穿這樣好漂亮平若好喜歡!!」
  無可奈何的將已經七歲的小女孩抱起來,夏侯美佑一邊在心裡感慨至少子守的妹妹在挑人上床上還有點眼光,一邊瞄了最近這幾年來負責這孩子的人一眼。
  你這個粗枝大葉的怎麼還知道要教平若叫我姊姊?
  我才不要我寶貝的外甥女被你過肩摔到古墳裡去。

  下一刻,雖然看起來並不像,但真的是柔道黑帶的人差點用壓技把自己的高中好友給壓到泥地裡去。

  「啊,美佑學姊你果然還是這個樣。」伴隨在顯然是重型機車熄火的聲音是熟悉的中性嗓音。幾天前才很不情願的見證了自己已經二十八情人卻仍舊二十的事實,上官坦玄,目前的攝影範圍終於開始固定在體操選手上的自由攝影師一副悠哉樣:「在中研院混得如何?」
  「簡直可以說是人間煉獄啊,我推薦你改天過來,拍幾張照片送去你們那偵探社,漏漏那新聞局長的氣也好。」
  似乎感覺到某種不協調而四處看了一下,然後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的中研院副院長把懷中的平若遞給其舅舅,然後轉向上官坦玄:「你家那位大小姐呢?最近很難得看到你一匹狼的樣子呢。」
  「啊?小唯啊。」上官坦玄中性的臉終於因為微部扭曲而看起來有些女性化:「她一聽到我們是要來這裡,就嚇得說娘家有親戚來拜訪抽不開身逃掉了,想也沒想過當初拋下家人跑來台灣的人就是她。」
  「大概是因為台灣的『這個』令非本國人特別印象深刻吧?」說話的人的纖纖玉指指向一點也不符合歡樂氣息的東西。

  墳墓、就是墳墓,而且還是在埋在一大叢盛開的紅花石蒜裡的。

  「掃墓就算了,為什麼非得在這個時候,而非清明節大家都有假期的時候呢?!再說,那傢伙的忌日也不是今天吧!」
  「凌凌說這個時候曼珠沙華開得最燦爛最好找地點,不好意思給美佑小姐你添麻煩了。」剛從嶄新的轎車出來、舊姓明日香井的夜夫人唯笑著說,手中抱著兩歲的稚子如月。
  下一刻,除了平若之外,所有認識那位墳主的人的臉色立刻變得鐵青。理由很簡單,因為那個到現在走路還會跌倒的如月長得實在太像他的表叔。
  「什麼叫做禍害遺千年,我想我終於了解了。」顯然在認識某位名喚周世羽的人之後的一年內受到不少心靈創傷的人異常冷靜的說出實在不應該在死者墳前說的話。
  「美佑學姊,你不是應該說遺傳學真是偉大的東西嗎?」據說是死者自國中開始的好友的人即使不願意、還是忍不住針對發言學姊的主攻項目吐了一下嘈。天知道當如月出生時,驚嚇最大的人就是她。
  「喂喂你們這些傢伙在說什麼!?難道你們的視力都退化到看不見我家如月的聰明可愛天真無邪嗎!??」
  全體沈默的望了不知啥時進化成蠢爸爸的夜凌夢一眼,然後開始嘆氣。

  「……基本上,我覺得原來跟這種事情無關的我光被是扯進來這蹚混水就是個錯誤。」突然很懊悔自己沒有眼鏡可以推的夏侯美佑無力的嘆了口氣,一旁牽著外甥女的高中同班同學苦笑的同意,然後放開手好讓開心的外甥女跑去跟口中可愛的如月玩。
  「難得一次我想同意你的意見呢,美佑。」






所以所謂的副標題就是:【人已經死了、你就讓他走吧】。(茶)
呃、不是大家不讓他走,而是他自己不肯走啊。(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