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se CAFE

關於部落格
  • 110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正所謂的前後輩及好友




【前後輩】

  這是快十四年前、發生在某個春天的事情。

   「咦,學長是同志嗎?」
  「是啊,對我失望了嗎?」
  「不會啊,不是有如果一個男人喜歡下廚和茱蒂嘉蘭,他就一定是GAY的說法嗎?對於不但是烹飪社社長,而且還有『綠野仙蹤』原聲帶珍藏版的學長而言,這論點真是再適合也不過了。」
  再不久太久就會滿十九的高三生挑了下眉,顯然正試圖理解有問題的是學妹的微妙刻板印象,還是只有十六歲學妹的學妹居然會知道這種只在四五零年代的美國流行的老笑話。
  還有,她是怎麼知道自己喜歡綠野仙蹤的?
  「就以一個正常人而言,學妹你的反應也太冷靜到過火了吧?」 別的姑且不論,一般人在聽到這種事情後,不都應該像被響尾蛇咬到般立刻逃走嗎?為什麼面前這位學妹看起來似乎什麼都不在乎…
  「因為學長身上有相同的味道啊。」
  啊?
  雖然隸屬烹飪社(而且還是社長)但書卷氣極重的高三生忍不住多看了面前這剛入學就入社的學妹一眼。芳齡十六、面容端麗發育良好,但身上不時散發的『你敢惹 我就試試看』氣息及柔道黑帶的傳言將所有仰慕者給嚇得遠遠的。雖這樣說,但他的確聽說學校新興的地下社團…似乎是死忠者搶破頭加入的後援會?
  相同的味道…不會吧?
  「學妹…要是讓學校那些人知道,他們會哭的喔。」
  切洋蔥切到一半,正考慮要把剩下半顆洋蔥剁碎還是直接衝去洗臉的人抬起頭,臉上的表情搞不好代表她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如果需要擠出更多眼淚的話,我這有多餘的洋蔥他們可以用。」完全不懂所謂的(正常)男人心的十六歲女高中生如此說,然後很用力的將洋蔥不好吃的部份給剁掉。


   十四年後,當年的烹飪社社長成了令所有人頭痛的財政部國庫署副署長,辦公桌上色調完美的便當仍舊十四年來如一日的是親手烹飪,只是看他身上穿的亞曼尼和臉上苛薄的笑容,財政署的人說什麼都不會相信這點。
  時鐘指向中午十二點十五分。
  本來因為午休而關上的辦公室大門突然被用力的推開。坐在副署長位置上的人抬起頭看了闖入者一眼,面不改色的夾起今早才做的海苔煎蛋卷問來者夏侯小姐在這種時候來拜訪有事嗎?
  「先讓我補充碳水化合物再問這蠢問題好不好?你身為這麼多人的副署長,總不會連這基本問題都不懂吧?」言畢,中研院的美女副院長無視車野那仍在場的眾屬下們的立刻彎腰,用嘴直接將那仍被筷子夾住的海苔煎蛋卷叼走。
  接下來三十秒,在淒絕的慘叫與興奮的尖叫不斷下,所有前一刻都還坐在辦公桌前乖乖吃便當的眾國庫署成員立刻抄起私人物品衝出辦公室。如果聽力好一點的話,不時還可以聽見類似『可惡副署長是怎麼把到夏侯小姐的』或『夏侯小姐你到底是看上副署長機車個性的哪點』的怨號。
  「大家好像誤會了呢?如果接下來這幾天我不斷接到恐嚇信的話,那可全都是你的錯囉,美佑學妹。」當事人之一語氣平靜的夾起另一個煎蛋卷。
  「完全沒阻止我的阿野學長也有不是吧?」纖纖玉指掐起了豪華便當盒中的最亮麗的鮪魚捲,當事人之二稍瞇起眼,試圖猜測擅長烹飪的學長這回又用了什麼調味:「總之讓我提升一下血糖值,我從一大清早開始就諸事不順,再不設取些營養待會去總統府沒辦法防身。」
  「你就讓你們那沒用的院長去做不就得了?我看他最近很閒連泡妞都敢泡到這裡來。」其實跟中研院院長公孫絳一直對不了盤的車野不以為然的說,畢竟敢放著公事不管,穿著實驗室的白袍到處向人搭訕的人在政府機關中畢竟是少數。
  「那個死人居然敢在預算報告前一天給我留紙條,說全權交給我他名字已經牽好也蓋章了,害我打從一大早就忙得跟什麼一樣。」
  「你來負責也好,換成那傢伙過來我大概會給他刁難到死。」本來就以砍預算和刁難聞名的國庫署副署長說,然後把剩下一半的食物推給仍在補充養分的學妹。
  「學長你有這麼相信我嗎?」
  「你不會在研究經費裡增加給公務人員喝花酒的項目吧?既然是由個性認真的美佑負責的,我還比較能放心呢。」忍住不回想起上回與公孫絳的預算拉鋸戰,本來就跟學妹的上司不太合的車野決定轉移話題:「對了,美佑學妹你這禮拜哪天有空?我想下班後去採買些東西。」
  「如果學長要買的是有機食品的話,我這有主婦聯盟的會員卡。」手指從皮夾內夾出一張不顯眼,但寫有綠主張的卡。
  「你什麼時候開始吃有機的?」
  「打從某個傢伙害我連吃飯都沒辦法好好享用時開始,既然不能常吃至少要吃得健康。」
  「…我怎麼覺得不論有機或無機,你再這樣下去都會胃潰瘍?」
  「謝謝學長,我上次才被秘書長說會過勞死,你就不用再幫我增加病項了。」表情有些僵硬的夏侯美佑站起身,從大到搞不好可以裝下一顆西瓜的手提袋裡拿出一份 文件遞給車野:「預算報表在這裡,如果我沒意外的話明天應該有空,有什麼事就打手機找我。那我要先走了,謝謝學長的午餐。」
  「好,明天見。」

  快步走在財政部走廊上意外的跟人事部的森和鶴擦身而過,夏侯美佑好奇的轉過身,發現依那人目前的步調,百分之兩百是朝向親愛的車野學長辦公室。
  …還是快點走好了,車野學長向來最討厭人事部和考選部。
  這樣想的夏侯美佑加快了腳步,沒注意到森和鶴臉上一抹笑意。


  車野(33),財政部國庫署副署長,刻薄挑剔小氣鬼。夏侯美佑的高中學長(目前關係隱瞞中)。烹飪萬能,手藝可完全不誇張的稱為夢幻佳餚。

===

【好友】

  夕陽開始西下但色彩依舊美麗,快步走在重鋪過的紅磚道上,因為許久不見友人突然的一通電話,決定大義滅親的把所有職責丟回去給本來就該扛的院長身上,中研院的副院長夏侯美佑難得來到了比較不常去的師大路附近。她止住腳步,遲疑著是要繼續往前走還是轉向。
  「美佑!喂,美佑!這裡、這裡!」
  熟悉的聲音將夏侯美佑的注意力給拉回,只見打從大學畢業後就幾乎沒見面的友人正開心的向自己揮手。她將頭部往上仰四十五角,招牌上寫著Bistro O。
  喔,原來是來喝酒啊。

  「天底下也只有你會突然來通緊急電話叫我立刻出來陪你。」跟服務生點了店裡有名的小義大利調酒加上幾份下酒菜,終於記得要把身上的白袍脫掉的美佑很用力的把它和隨身手提袋一起扔到座位角落。
  「沒辦法,要是不趕快找個藉口跑出來我會被部長他們給累死。」雖然是外交部有名的公文殲滅機,但顯然因為部長的懶散及其他人的依賴,工作效率正大幅度下降 的人掐緊了裝啤酒的高腳杯頸部:「更何況,我直到今天才知道原來你在中研院!回來了也不說一聲,我還以為你像其他人一樣老死在美國不回來了。」
  被控訴的人雙手一攤表示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連絡上對方,然後在手機發出如死者哀號的鈴聲時立刻把電源切掉。
  「我現在突然很希望真的留在那裡不回來,感覺就像是從天堂跳入火坑。」
  「哈哈我聽說了,你的上司也很難纏是吧?」把啤酒飲至一半後放下,性格向來溫和的現任外交部常務次長葉瀾軒笑著問。
  「用難纏兩字形容他還算是客氣,那個人簡直是會走路的公害。」毫不客氣的一次飲盡剛端上來的調酒,美佑那張好看的臉的表情突然看起來有些猙獰:「那個人根本就是你們部長的加強版,不同的是你們部長再懶散也不過就是玩Wii和泡茶水間,院長那人卻是四處泡妞和喝花酒。」
  「辛苦了。」或許是公孫絳(和總統)的行為已經惡名昭彰到外交部的關係,完全不需要多問細節的瀾軒信手遞了剛端上來的蛋餅披薩給美佑,同時在心裡祈禱美佑不會注意到靠近吧台的某隻會搖尾的金色生物。
   「啊可惡不要再講那傢伙了!每次想到那傢伙我都想拿殺蟲劑把整個中研院噴一噴。抱歉,麻煩再給我一杯調酒,柑橘類的、不要太甜。」
  「美佑,你喝醉我可背不動你喔。」
   顯然體力和身高並沒有成正比的人苦笑,然後看見友人飲酒的動作突然停止。
  「…你只要幫我叫計程車送我回家就行了啦!反正我偶爾才喝一次而已,喝得醉一點又沒有關係。」
   「只是先讓我聲明,我找你出來喝酒絕對不是為了再玩一次真心話大冒險。」
  兩人最後一次一起喝酒是在畢業典禮過後,不知道是誰多灌了美佑酒,當所有人都醉得東倒西歪,只有眾人中最先醉倒、也最早恢復神智的瀾軒準備開始收拾殘渣時被醉醺醺的美佑一記擒抱跌到地上,然後被迫聽酒後吐真言的友人的碎碎念一直到隔天早上,從此變成永生難忘的回憶。
  「彼此彼此,所以拜託你這次可別喝得跟我一樣多,你喝醉時的樣子比我還要可怕。」
  「哪有?」
  「當然有,一喝醉就嗚嗚的跟我說你又被甩了,我還不知道你那時候是在跟誰交往呢。而且那些人幾乎都是想對我下手,卻都被我給打跑的傢伙……我還是到那時候才知道,你的男人運真的不太好,只要纏太久你會乖乖變成對方的,連誓言都不用。」
  此時的葉瀾軒終於注意到,友人點的第三杯是深水炸彈,空的。
  「美佑,你醉了喔。」
  連眼睛都變成了標準的狐狸眼,應該是醉了沒錯,而且還是連直線都走不好的那種。
  「那幫我打電話叫計程車啊,應該是通訊錄的第一個名字才對,手機拿去你自己打。」一邊發出平時不會有的哼哼悶笑一邊將黑色的iPhone扔給友人,夏侯美佑那雙可說是個人特徵的狐狸眼此時變成了幾近一條線的瞇瞇眼。
  …糟糕、已經到連睜開眼都懶的程度了嗎?
  葉瀾軒,雖然年以三十卻連將女性朋友(柔道黑帶)扛在肩上的力氣都沒有的外交部常務次長,很可悲的拿起友人那嶄新的iPhone開啟通訊錄按撥號。
  『喂?』自電話另一端傳來的聲音似乎在哪裡聽過,不高不低,中性的聲音。
  慢著、這不是計程車行吧?!
  「啊、抱歉,我是美佑的朋友,美佑她…」
  『又喝醉了是嗎?你們現在在哪? 』
  「師大路49巷5之1號。」
  『了解,我十分鐘後就會到。』言畢是電話切斷的嘟嘟聲。

  當那位說十分鐘就會現身的人到來時,正努力把最後一點啤酒給喝完的外交部常務次長因為驚嚇過度差點鬆手砸了杯子。
  美美美、美佑!你怎麼沒有跟我說你交往的對象是總統的SP??!!!
  「給你惹麻煩了呢,她今天喝了幾杯?」撥開遮住美佑臉孔的瀏海,叫做莫邪的女性SP難得苦笑的問一旁大概也是半醉的人。
  「我記得是一杯小義大利加一杯柑橘類調酒再加一杯深水炸彈…」
  「看來她如願得到自己渴望很久的假期了?不知道因宿醉不能上班能不能當成病假理由。」將顯然已經熟睡的人打直抱起,表情除了無奈之外只剩寵溺的人和瀾軒一同踏出Bistro O。「那我先帶她走了,請早點休息吧。」
   「那就麻煩你了。」

  今夜的月光很美,雖然在光害嚴重的台北幾乎是看不見。
  「寶貝,我來接你囉。」從背後響起的腳步聲與男性嗓音令沒有回頭的葉瀾軒勾起笑容。
  「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我沒跟你說我在哪裡吧。」
  「這是愛情的奇蹟嘛。」叫做柳丰,據說職務是大法官的俊俏男人說,然後將目送(在別人懷中的)友人離去的戀人給抱進懷裡。


  葉瀾軒(30),外交部常務次長,溫和親切不善爭論的公文殲滅機,夏侯美佑的大學同學兼一段時間的鄰居。目前與交往的對象通稱年齡不符合的小學生情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